【🔗時代連結】空有學位的滿洲國留學生紀慶昇(三):建國大學畢業證書

🔗 時代連結:那些年,那些事,為何如此

838

系列其他單元:



圖片日文內容中文翻譯(譯者:吳昱佑)
第六參號
畢業證明書
本籍臺灣臺中州
姓名紀慶昇 建國大學印
大正十一年1十二月七日生
右者在本校後期經濟學科研修。於昭和二十年2六月二十一日修業期滿,茲此證明。
昭和二十年八月十日
建國大學副總長尾髙亀藏3 建國大學副總長之印

 


文 /吳昱佑
圖/紀學斌提供

這是一份由「滿洲國立建國大學」所頒發的畢業證書,屬於紀慶昇先生。薄薄一紙卻述說著台灣人赴「滿洲國」求學的故事,也埋下了紀先生戰後命運的伏筆。

1930至1940年代,在「滿洲國」是「王道樂土」的宣傳下,加上現實考量,台灣人紛紛北上求學與打拚4。相較於台灣僅有台北帝國大學一所高等院校,「滿洲國」卻擁有大同大學、新京政法大學、新京醫科大學、新京工業大學、建國大學等多所院校,獲得高等教育的可能大幅提升。

在這些院校中,建國大學又別具吸引力。建大是一所依石原莞爾(1889-1949)構想成立、專門召集亞洲各民族青年共學,培養「滿洲國」官僚的學校,法理上直屬於皇帝溥儀(1906-1967)5。簡言之,即是「滿洲國」的中央政治學校。由於該校主張「民族協和」,因此設有民族配額(台人占2%,每年3人),曾就讀建大的台籍學生共27人,有4人成功畢業(包括紀慶昇先生)6。不過據台籍建大校友涂南山(1925-2015)回憶,實際運作校務者是「建校委員長」東條英機(1884-1948)所帶來的關東軍系統,而非以「校長」張景惠為中心的非日本人,所謂「民族協和」不過是口號,學校與侵華軍事行動息息相關7


延伸閱讀

  1. 山室信一著,林琪禎等譯,《滿洲國の實相與幻象》,新北:八旗文化,2016。
  2. 加納久夫,《臺灣から滿洲へ》,臺北:「臺灣から滿洲へ」發行所,1932。
  3. 許雪姬,〈日治時期臺灣人的海外活動──在「滿洲」的臺灣醫生〉,《臺灣史研究》第11卷第2期(台北,2004)。
  4. 許雪姬、黃子寧、林丁國訪問,藍瑩如、林丁國、黃子寧、鄭鳳凰、許雪姬、張英明記錄,《口述歷史專刊8:日治時期臺灣人在滿洲國的生活經驗》,臺北: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2014。

注解
1即1922年(民國11年)。
2即1945年(民國34年),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那一年。紀慶昇先生於該年取得學位將大大影響其命運。
3當時日本的高等教育院校對於「校長」一職會依其學校特性,分為「學長」、「總長」兩種稱呼。前者多適用於該校校史組織簡單一以貫之的學校,後者則多因該校是由多個「學部」(即中文學院」)合併而成之學校,如東京帝國大學的校長亦稱為「總長」。而此處「副總長」即「副校長」。擔任「副總長」的尾高龜藏(1884-1953)是日本陸軍將領,最高位階為中將。
4許雪姬,〈是勤王還是叛國──「滿洲國」外交部總長謝介石的一生及其認同〉,《近代史研究所集刊》57期 (台北,2007),頁57 – 117。
5許雪姬訪問,藍瑩如紀錄,〈涂南山先生訪問記錄〉,收錄於:許雪姬等,《口述歷史專刊8:日治時期臺灣人在滿洲國的生活經驗》。
6許雪姬訪問,藍瑩如紀錄,〈李水清先生訪問紀錄〉,收錄於:許雪姬等,《口述歷史專刊8:日治時期臺灣人在滿洲國的生活經驗》。
7許雪姬訪問,藍瑩如紀錄,〈涂南山先生訪問記錄〉,收錄於:許雪姬等,《口述歷史專刊8:日治時期臺灣人在滿洲國的生活經驗》。


系列其他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