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虎死裡逃生系列4】戰時的身心創傷與戰後後遺症

610

系列其他單元:01-11-223時代連結


文/陳炳靖
圖/陳炳靖提供

1. 戰時我右肩的槍傷與刀傷的後遺症乃戰後30餘年期中,每逢氣候轉變(低氣壓影響)時,我的肩部必然遭受百針穿刺似的痛楚,屢醫罔效。不久我的手掌、手臂又發生顫抖,但經腦部的檢測,並無柏金遜病症的發現。最後醫生發現我過去的壯健臂肌因傷而消失,他建議我恢復健臂運動,詎料兩年之後,不但掌臂顫抖停止,而且肩痛完全消失,喜出望外。

圖 抗戰期間中國空軍軍校學生在美國受訓時,當地報紙刊登的學員合照,最後一排左一為陳炳靖先生。收藏剪報的學員以十字架註出了每個人的生死。
圖 抗戰期間中國空軍軍校學生在美國受訓時,當地報紙刊登的學員合照,最後一排左一為陳炳靖先生。收藏剪報的學員以十字架註出了每個人的生死。

2. 雖然肩傷的後遺症完全康復,但於1942年因迫降在內江縣附近的河床上,受輕傷的腰椎部位的椎間盤,因退化而移位,壓觸神經,痛不欲生,臥床達兩年半之久,每次外出物理治療,必須兩人扶持,並用護腰帶護腰。當時我反悔為何不讓我戰死長空,而承受多劫多難的餘生。詎料於1995年腰痛開始舒緩,直至2000年後,腰痛消失而康復,恍如隔世,感恩莫名。

3. 戰時我跳傘,落在中越邊境的深山內,當時急於探索下山之道,以尋找人間的煙火,並無恐懼的感受。詎料戰後60餘年,每月必有兩、三次的惡夢纏身,夢中困在土洞或石洞之中,或擱在峭壁或土牆之頂、或迷失在野林或荒山之中,夢中驚叫呼喊,幸賴老伴及時拍醒而制止,雖然我的體傷完全康復,但是精神上仍然飽受惡夢的困擾,不知何年何日我能擺脫此夢魘。

我自2010年初決定執筆記載過去多難的經歷,經過數月的追憶與思索而完成此經歷的記載,我終於發現最近三個月之內,惡夢驟減,僅有一次而已,其原因可能因我不斷地追憶往事、並執筆記載而將我隱藏在內心多年的精神創傷轉移至文字之中,盼望今後我能完全擺脫夢魘的困境,而讓我度過有限而正常的餘生。


系列其他單元:01-11-223時代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