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日本求學經歷2】橫須賀受訓:父親的老照片

745

系列其他單元:13時代連結


【編按】

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台灣人參戰,多半以日軍軍屬的身份為之,到後期為填補兵員,正規軍人的比例才逐漸增加,但是像馬慶龍先生這樣在日本本土被徵召、並且是以海軍預備兵的軍階被徵召,仍然少見。根據當時日本國內規定,大學預科或高等學校高等科的在學者或畢業生,可以成爲幹部候補生(類似台灣過往的預官預士制度),在預備士官學校等教育機關和部隊受訓後,才會以少尉任官。


文/馬芬妹
圖/馬芬妹提供

終戰75年的前夕,翻閱父親的老照片,祈願世間永遠和平。

父親昔日高歌的同期之櫻散落殆盡了,省思上一世代的苦難。

1944年9月,日本窮兵黷武的軍國主義已經充分顯露敗跡殘喘,但是為了充員增兵,父親在日本以海軍預備兵被徵召,於寒冬時在橫須賀基地受訓.。

1945年3月東京遭受大空襲,父親說過當時奉命和同僚去救援四處引起的火災,所看到的盡是人間煉獄.,是難以抹滅的殘酷慘烈景象。東京一半被夷為焦土平地,經統計轟炸死亡和火災死亡十餘萬人。

圖一 新兵在著名的三笠丸進行船務實習大合照
圖一 新兵在著名的三笠丸進行船務實習大合照
圖二 新兵於辻堂綜合演習行軍經過鶴岡八幡宮
圖二 新兵於辻堂綜合演習行軍經過鶴岡八幡宮
圖三 新兵在辻堂夜間演習接受佈達命令
圖三 新兵在辻堂夜間演習接受佈達命令
圖四 徵召命令傳達式全體新兵剃光頭持帽合影
圖四 徵召命令傳達式全體新兵剃光頭持帽合影

系列其他單元:13時代連結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