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籍資料系列四】戶籍資料和地方誌裡記載的家族密碼

289
圖一 養曾祖父林新慶的「種別」欄裡填的是三,旁邊還有一個「卜」字。
圖一 養曾祖父林新慶的「種別」欄裡填的是三,旁邊還有一個「卜」字。

系列其他單元:系列一系列二系列三


文/林玉芬  圖/林玉芬提供

以前我對戶籍資料或地方誌並沒有特別留意,退休之後想要整理家族史,才發現資料非常缺乏;我們家沒有族譜,祖先牌位上又只有名字,無從著手。後來女兒建議去查戶籍資料,才想到去戶政事務所看看。

戶籍資料確實記載了很多以前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但也不是誰的資料我們都可以申請謄本;因為個人資料保護法(簡稱個資法),只有直系親屬的資料才可以核發謄本,非直系親屬的只能閱覽;因此要保存這些非直系親屬的資料,就只有手抄;連手機拍照也不允許。為了弄清楚我們家為什麼會由兩百多甲土地落到五坪租屋的地步,我跑了三次戶政事務所,一次看一、兩個家族的資料,問題的答案終於有了一些眉目。

由戶籍資料上登載的項目,我發現了一些自己從來不知道的事情。其中最令我驚訝的,是關於我曾祖父的事情。

從小爸爸常跟我們講阿公的事情。阿公應該是個優秀人才。中學時就被送到福建唸中一中,畢業後又到上海復旦大學唸書,但是他沒能唸到畢業。據爸爸說,因為家裡沒有繼續給他學費和生活費,所以就回來台灣。但是曾祖父據說是個大地主、也是個讀書人,田地約有兩百多甲,住在一棟漂亮的洋房,有妻妾佣人。復旦大學又是一所很好的學校,能夠考進去唸書也很不錯,不能唸到畢業是非常遺憾的事情。既然如此,怎會家裡付不出他的學費?爸爸說,是因為曾祖父的長子把他們家所有的田地、洋房全部變賣、也不再資助阿公念書,所以阿公才唸不下去的。這使得我對於這位賣祖產的關鍵性人物非常好奇,想到去看看戶籍資料是否有什麼紀錄,沒想到戶籍資料讓我有了意外的收穫。

戶籍資料透露的第一個「意外」,是從記錄上的「續柄」欄──也就是記載前戶長姓名及現戶長的親屬關係的一欄發現,我阿公林福棠是前戶長林新慶的螟蛉子,也就是他的養子、而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所以林新慶應該是我的「養」曾祖父。第二個意外,是養曾祖父林新慶在戶籍資料的「種別」一欄,竟然被填了「三」,有的一邊還有「卜」的註記,這是什麼意思?

在網路上我找到一份草屯鎮戶政事務所辦展的資料,根據這份資料的說明,日據時期的戶籍資料早期有「種族」欄、「續柄」欄,還有「種別」欄,而戶籍記錄裡我的養曾祖父林新慶的種別欄填寫的是「三」,也就是「受禁錮過之受刑人(顯有悔改者除外)」、需視察人或其他警察人員特別注意者。

這項紀錄和我由長輩那裡所聽到的曾祖父的種種全不相符合、也不明白為什麼,所幸後來我在斗六地方誌裡找到了這樣一段:

「林新慶父大怕,光緒二十二年,樹仔腳日警察派出所,以抗日嫌隙逮捕大怕。新慶多方奔走,向縣廳及總督府申訴冤屈。當案在受理之際,竟被該所巡查安慶田殺害。新慶得報,悉散家貲,糾合義民,警戒於溪州堡地方,抗拒日軍。」

所以按照地方誌的記載,曾祖父為了父親無端被害,曾經糾集義民抗日。後來此事雖然在日軍以濫殺相要脅之下,以主事者「歸順」了結,但是他卻成為警察必須「特別注意」的「第三類」人。讀到這裡,我終於明白,自己的養曾祖父不是土匪,而是抗日義民

 

圖二 一貫道宇宙觀(https://en.wikipedia.org/wiki/Yiguandao#/media/File:Yiguandao_cosmology.png,Jadeemperor )。
圖二 一貫道宇宙觀(https://en.wikipedia.org/wiki/Yiguandao#/media/File:Yiguandao_cosmology.png,Jadeemperor )。

除了戶籍資料和地方誌,有時候網路搜尋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最有趣的是前面提到的,我大伯公的事情。從小時候我就聽過一些關於他很傳神的事情。媽媽甚至說,聽講這位大伯公做了神。我一聽,吓,作神,凡人成仙,那一定有很大的功望偉業,所以我就上網去看;這才知道原來他跟一貫道的因緣很深。一貫道的組織在大陸淪陷之後遭到破壞,民國三十八年後轉到台灣,林廷材把所有的精力、財力都用在支持一貫道的發展、傳佈。

我於是上一貫道的網站去搜尋,發現一貫道在描述林廷材的時候,提到九一八事變之後,他不但參與在大陸抗日的地下工作、位至將官,之後還曾經在政府查緝一貫道時,出面為遭到拘押的一貫道人作保,所以在一貫道的歷史記載裡面,就提到林廷材的作為對一貫道產生很大的保護作用,至少使一貫道沒有被完全破壞。另外林廷材會日文、中文,懂台語,所以他在斗六、嘉義等中部地區,發展一貫道也不遺餘力。

不過在親戚當中,卻說林廷材會去台北的酒家,花天酒地,從來沒有人說他是將軍、抗日英雄、或國民政府高官,影響力很大。這部份有待考據。另外在一貫道的記載裡,提到他的兒子、媳婦到南洋途中,船隻沉沒往生,留下兩個孫女跟著他在嘉義。這個部份我從小聽爸爸媽媽提過,和一貫道的敘述倒是相符合的。

戶籍資料、地方誌和網路幫助我對自己的家族有了更多的認識,至於那些和代代相傳的故事仍有捍格之處的地方,就有待後人繼續訪查資料來解釋、澄清了。


系列其他單元:系列一系列二系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