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沁恆教授的家傳圖章

494
圖一 閻沁恆教授手握的母親過世時手握的石質圖章。
圖一 閻沁恆教授手握的母親過世時手握的石質圖章。


/ 陳淑美
/ 陳淑美提供

這顆圖章是政大教授閻沁恆提供的,講的是生母王煥梅的故事。

圖章是臺灣開放大陸探親後的民國80年代,閻教授第一次返大陸探親時,小他78歲的弟弟閻競恆親手交給他的。

閻教授表示,他的父親閻韻珊是個有知識的讀書人,年輕時就離開家鄉到大城軍隊裡從事文職。閻教授表示,父親的時代這樣的事很平常,離家在外,總有個體面的二房照顧,家鄉纏小腳的原配也不會有意見。

王煥梅共生了5個小孩,閻教授的大姊、二姊都因病過世,兩位哥哥也在幼時夭折,只有閻沁恆留了下來。

閻沁恆教授的二媽李郁如(閻教授以家鄉話稱呼為娘),生了閻沁恆的大哥志恆、老三競恆、長女靜汾、次女靜源四個小孩。只有大哥志恆跟沁恆在國共內戰時,因年紀較大,可以逃出家鄉念遺族,並來到臺灣,其他都留在家鄉。

閻教授表示,競恆弟弟把這顆印著「閻韻珊」的石質圖章交給他時,跟他說:「這印章是為大娘撿骨找到,就在大娘手骨旁邊,估計是大娘過世前手中緊握著的圖章,她的意思一則讓後人知道她是閻家的人,也代表她一生一世守候著『閻韻珊』這個男人。這是屬於你生母的東西,理應交還給你。」

圖二 閻沁恆教授手書石質圖章及撫卹令文字,攝於2015年。
圖二 閻沁恆教授手書石質圖章及撫卹令文字,攝於2015年。

閻教授表示,他收到圖章時非常激動,而這顆石質圖章,他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家鄉沁縣附近的鄉寧縣的長石,他細心保存至今,因為自從民國30年他離開家鄉,一別母親,就沒再見過母親了。這是他母親與父親最深刻的連結,他永誌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