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連結】「陳月桂:當護士的宿命」:盟軍轟炸和「台灣熱」

430

文/吳昱佑

1938年始,同盟國展開對台轟炸,學者張建俅將它分為四個時期。第一階段的威嚇期(1938年2月至1941年)與第二階段的偵查期(1942年至1944年9月),皆僅是局部的轟炸,傷害並不高。但到了第三階段的軍事目的期(1944年10月至1945年1月),美軍為了支援菲律賓方面的作戰,所以開始針對機場、港口等軍事目標展開大規模的空襲,而至第四階段的總體破壞期(1945年2月至1945年8月),更對城市中的各項經濟、公共設施進行轟炸1。日本殖民當局因應上述情勢,在易受轟炸區推廣設置防空壕,並疏散城市居民至郊區,形成台灣人於二戰末期躲防空或受難等歷史經驗2

陳月桂女士當時居於具有三座軍用機場的宜蘭,故在她的記憶中大轟炸始於1944年,比同時期多數台人又遭受更多的苦難。

瘧疾,這個在清代被稱為「瘴癘」、日治初期被稱為「台灣熱」,屬於台灣風土「宿命」的疾病,隨著1910年代鼠疫等急性傳染病受到控制後,成為總督府防疫工作的焦點。在總督府當局引入現代化醫學後,瘧疾的致病原因產生學者顧雅文所謂「被看見」的歷程,據其統計:從1910年代至1930年代,瘧疾在台的最高致死率已由12.8%降至4.22%,而宜蘭地區的最高致死率也由1.4%降為0.52%3,換言之在陳女士成長的年代裡,雖然瘧疾仍舊肆虐,但在現代醫學的幫助下,它不再是台灣風土的「宿命」,人類已逐漸取得戰果,而陳女士也於戰後成為對抗疾疫的戰士──醫護人員。

1945年台灣光復,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一改日本對台衛生行政系統隸屬警察的作法,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下設「衛生局」,將衛生行政與警政分開。原先的總督府宜蘭醫院也改為省立宜蘭醫院、改隸行政長官公署衛生局。然而,受到大陸政局混亂影響,新的衛生系統建立卻是困難重重,許多戰前已控制住的疾疫(如:霍亂、瘧疾),再次發生大流行4

學者郭勝華認為,省立宜蘭醫院的郭章垣院長於二二八事件遇害,與其表達對國府防疫消極強烈不滿有所關聯5。由於新的醫療體系需重建,加上許多日籍醫護戰後遭到遣返,國府對醫護人員的人事需求大漲,在此情形下除了找戰前受過醫療訓練的人員外,也依〈醫事人員甄試辦法〉及地方講習所培訓新人才6,這才有了陳女士「惡補」護理人員考試的歷史經驗。不過,雖然重建醫療體系之路充滿荊棘,但省立宜蘭醫院仍保持高程度的醫療品質,這是由於各科醫生多為戰前留日返台或畢業於台北帝大醫學部(今台大醫學系)的學生,直至1970年代以降,受到許多私立醫院興起的挑戰,省立宜蘭醫院才漸漸不再是宜蘭地區現代醫學的火車頭7


延伸閱讀

1.史料

〈礁溪鄉霍亂已死18人〉,《台灣新生報》,1946年8月2日第五版。

台灣總督府防衛本部防空部編,《本島空襲狀況》,台北:台灣總督府防衛本部防空部,1944。

台灣總督府編,《台灣空襲被害概況》,台北:台灣總督府防衡本部防空部,1945。

2.專書

范燕秋,《宜蘭縣醫療衛生史》,宜蘭:宜蘭縣政府,2004。

范燕秋編,《現代醫學在台灣》,台北:台大出版中心,2020。

3.論文

張建俅,二次大戰台灣遭受戰害之研究Taiwan shiyanjiuVol.4 (1)(台北,1999),頁149-196。

郭勝華,〈走過二二八的陰影〉,收錄於:二二八和平促進會編,《二二八事件40週年紀念專輯》,台北:二二八和平促進會,1993。

戴寶村,〈B29與媽祖:台灣人的戰爭記憶〉,《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第22期(台北:2004.11),頁253-256。

4.網路資源

張美鳳撰文,宜蘭縣史館提供圖片,〈宜蘭醫院舊址描述〉,台灣國家婦女館,http://www.taiwanwomencenter.org.tw/zh-tw/Landmark/Landmark/Content/1/Northern/Lan


注解

1張建俅,〈二次大戰台灣遭受戰害之研究〉,《Taiwan shiyanjiuVol.4 (1)(台北,1999),頁149-196

2戴寶村,〈B29與媽祖:台灣人的戰爭記憶〉,《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第22期(台北:2004.11),頁253-256

3顧雅文,〈日治時期台灣瘧疾防遏政策:「對人法」?「對蚊法」?〉,收錄於:范燕秋編,《現代醫學在台灣》(台北:台大出版中心,2020),頁73-107

4范燕秋,《宜蘭縣醫療衛生史》(宜蘭:宜蘭縣政府,2004),頁247

5郭勝華,〈走過二二八的陰影〉,收錄於:二二八和平促進會編,《二二八事件40週年紀念專輯》(台北:二二八和平促進會,1993)。

6范燕秋,《宜蘭縣醫療衛生史》,頁275

7范燕秋,《宜蘭縣醫療衛生史》,頁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