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在台盟軍戰俘系列1前言】4370:二戰被日軍囚禁在台的盟軍戰俘

655
圖一 二戰日軍投降後,1945年9月7日的基隆軍醫院病房裡,醫生及護士照料骨瘦如柴的病人,他們是獲釋後等待返家的盟軍戰俘。(© IWM Art.IWM ART LD 5538,英國戰爭博物館收藏繪本)
圖一 二戰日軍投降後,1945年9月7日的基隆軍醫院病房裡,醫生及護士照料骨瘦如柴的病人,他們是獲釋後等待返家的盟軍戰俘。(© IWM Art.IWM ART LD 5538,英國戰爭博物館收藏繪本)

系列其他單元:2345678


圖、文/鄭元慶

1937年到1949年之間,因為戰亂的關係,從中國大陸各省的人們,匯集到台灣這座島嶼上,落腳生根、發芽茁壯。 

除了我們,事實上,還有為數不少的外國人,在1942年到1945年之間,也曾與台灣產生緊密的連結。包括英、美、加、澳、荷、紐等國的軍人,他們在東南亞被日軍打敗而成為戰俘,搭乘戰俘船被送到台灣各地的戰俘營,度過3年的艱辛歲月。

這和二戰末期,美軍對台實行8個月的無差別轟炸,以切斷日軍的補給情況類似,事情都是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但主角是外國人;台灣民眾卻無法不被牽連。

駐港英軍成日軍首批戰俘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本除了東向偷襲珍珠港,同時亦展開「南方作戰」,入侵香港及東南亞各地。日本軍機12月8日上午空襲香港啟德機場,英國皇家空軍微弱部署近乎全毀。香港總督楊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爵士召開緊急會議,並譴責日本的戰爭行為。香港守軍主要由包括駐港英軍2營、英屬印度兵團2營,以及11月中旬抵港增援的加拿大軍2營組成。

面對作戰經驗豐富的日軍,香港雖曾採拖延戰術,但終究無效。日軍曾兩度勸降,皆被楊慕琦拒絕,英軍邊戰邊退,到了1941年12月25日聖誕節,駐港英軍司令莫德庇(Major-General Christopher Maltby)少將向楊慕琦表示,敗局已定,續戰徒增士兵和平民的傷亡。楊慕琦決定投降,終止香港保衛戰,當日適逢聖誕節,而被稱「黑色聖誕」。楊慕琦總督、莫德庇司令及萬餘名駐港守軍,成為日本首批盟軍戰俘。

由於日軍掌握空優,1941年12月之後的兩個月之內,日本佔領關島、威克島、北婆羅洲,入侵緬甸、荷屬東印度群、英屬婆羅洲、蘇門答臘爪哇,攻佔菲律賓馬尼拉,美軍撤至巴丹,麥克阿瑟將軍離開菲律賓。

其中在1942年2月8日至15日,日本入侵英國海峽殖民地政府,以少勝多,英駐馬來亞陸軍總司令白思華(Lieutenant-General Arthur Percival)中將,率8萬守軍(英、印、澳等,其中約4萬名印軍後來加入印度國民軍,與日軍並肩作戰入侵緬甸)向日軍投降,英相邱吉爾稱為英國軍事史上的「最嚴重災難 」。

圖二 香港戰役的地圖。1941年12月22日淺水灣失守,香港英軍守軍東西兩旅防線後撤至無退路,只好向日軍投降。(維基百科)
圖二 香港戰役的地圖。1941年12月22日淺水灣失守,香港英軍守軍東西兩旅防線後撤至無退路,只好向日軍投降。(維基百科)

日本雖是「關於戰俘待遇的日內瓦公約」簽署國但並非締約國,因為軍方認為俘虜會拖累軍事行動、探視戰俘及會談屬於軍事障礙、優待戰俘會引起負面作用等原因而反對加上日本軍人普遍存有寧死不願被俘的思想,所以日本國內並未批准。

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基於「非國際公約中的締約國,仍應遵守一般法律及習慣原則」之國際慣例,乃於1941年12月27日依日內瓦公約於在陸軍省設「戰俘情報局」,負責管理戰俘所有事物。

隨著日本在東南亞的勝利,戰俘快速增加。根據Forces War Records網站資料,二戰期間,日軍在東南亞和太平洋地區共俘虜將近14萬盟軍(英、美、加、澳、荷、紐)戰俘。立川京一在「日本對待戰俘的背景與政策」論文中指出,「到1942年春,俘獲的戰俘數量遠超預期,軍務局認識到有必要建立一個專門負責戰俘待遇的組織,以便妥善及時地處理戰俘管理工作」,於是在1942年3月31日設立戰俘管理部」。

依據戰俘營條例,日本於1942年5月5日公佈戰俘管理方針,據此,7月17日在台灣開設第一個海外戰俘營司令部(本所),「到戰爭末期,日本本土有7個戰俘司令部,朝鮮、台灣、滿洲各1個,中國2個,南方5個,共17個,下轄214個分所」陸軍大臣是戰俘處理事務負責人,1東條英機長期擔任該職務。

圖三 1942年7月17日,台灣成立戰俘收容所及4個分所的位置及編制表。(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圖三 1942年7月17日,台灣成立戰俘收容所及4個分所的位置及編制表。2(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戰俘船飄洋過海來台

出於軍事目的以及補充男性勞動力的需要,日軍大規模地使用船隻,將在東南亞捕獲的盟軍戰俘和少數平民,送往日本本土以及各個占領區。為了盡可能增加載運量,戰俘經常被塞到通風設備不良,且缺乏衛生設施的貨艙、煤倉,生存條件惡劣;加上日軍拒絕在船身標示紅十字,少數船隻被盟軍潛艇擊沉。對於這種死亡率極高的日本戰俘船,被稱之為「地獄船」(Hell ship)。

根據張維斌在Taiwan Air Blog「首批送到台灣俘虜收容所的歐美俘虜」3文中指出,依據臺灣軍司令官於1942年8月6日呈東條英機的函中指出,台灣第3分所(屏東隘寮)於8月2日接收了美國陸軍軍官2名、准尉以下3名、12名非軍人身分的荷蘭籍船長與船員。這些人是台灣俘虜收容所成立後,第一批關押的俘虜。

圖四 1942年8月2日,第一批被關押在台灣戰俘收容所第3分所(今屏東隘寮營區)的公文,由台灣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呈報給陸軍大臣東條英機。(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圖四 1942年8月2日,第一批被關押在台灣戰俘收容所第3分所(今屏東隘寮營區)的公文,由台灣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呈報給陸軍大臣東條英機。(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另外,依據「戰爭中的英國」(Britain at War)網站中戰俘船啟航的清單資料,4第一艘抵台的戰俘船「長良號」(Nagara Maru),載運包括菲律賓軍、文職高官在內的160名戰俘,1942年8月12日從馬尼拉出發,17日抵達高雄同日即刻搭乘「鈴屋號」(Suzuya Maru轉抵花蓮港。

由於戰俘可能會被轉移到其他地方,甚至被遷到日本滿洲,人數迭有增減。依據加拿大歷史學者,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理事長何麥克(Michael Hurst MBE),花了25年的時間,共找出曾經在台「蹲」過的戰俘共有4370位;另,日本國內戰俘營則總共關押過32,418名戰俘。

分散全台各地的戰俘營

依據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鍾淑敏在「台灣俘虜收容所5文中指出,二戰時期,日本在台的俘虜收容所包括:1942年7月開設的本所,與第1號金瓜石、2號台中、3號屏東隘寮、4號花蓮港等4個分所。1943年4月新設玉里第5分所;同年6月,花蓮港第4號分所轉移至白河,玉里第5分所轉移到木柵;8月於大直新設第6分所。另外還有斗六、員林、磺窟、Oka等臨時收容所、台北監獄,以及日本戰敗後,戰俘返國的松山及圓山兩處遣返營。

圖五 香港二戰審判戰犯資料。圖為金瓜石戰俘營的戰俘,於獲釋後進入礦坑,僅穿著短褲,手拿煤油燈,模擬工作時的情景。(香港戰爭罪行審判收藏網站、Suzannah Linton、香港大學圖書館)
圖五 香港二戰審判戰犯資料6。圖為金瓜石戰俘營的戰俘,於獲釋後進入礦坑,僅穿著短褲,手拿煤油燈,模擬工作時的情景。(香港戰爭罪行審判收藏網站、Suzannah Linton、香港大學圖書館)

在日內瓦公約之中,對於戰俘之住宿、飲食、衣服、衛生、醫藥照顧(定期健檢),都有明文規定。但在日軍戰俘營裡,生存條件都非常惡劣,被跳蚤蒼蠅和其他害蟲所困擾,衛生條件極差,除了眾所周知的腳氣病、瘧疾、痢疾之外,還有老鼠也四處亂竄。營養不良、藥品缺乏

戰俘可以被要求服勞役,但每日勞動時間不應過度,且要給與相同於本國工人之待遇,如工時、休假等。可是在日軍戰俘營裡,戰俘們經常被要求服過重的勞役,連身體虛弱者亦不例外,若沒達到配額要求,就會暴力相向。

日軍、台籍監視員、承包商,經常無緣無故毆打戰俘,或以各種方式虐待,舉例來說:15位在醫院的戰俘病人被迫罰站4小時;11名戰俘被毆打,然後被強制勞動一整天;某些戰俘被要求在一個寒冷的早晨繞圈跑;集體處罰;強迫戰俘在陽光下跪幾個小時等。各種因素集合在一起,導致許多戰俘死亡。

圖六 1943年2月日本各戰俘營收容、生病、死亡人數統計,可看出因衛生營養不量,致戰俘普遍存在腸炎、腳氣及赤痢等疾病。(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圖六 1943年2月日本各戰俘營收容、生病、死亡人數統計,可看出因衛生營養不量7,致戰俘普遍存在腸炎、腳氣及赤痢等疾病。(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曾經被拘在台的4370位盟軍戰俘,最後一位Adams Houston已在2022年1月過世8但事實並沒有隨之而逝,反而隨著網路發達,各種隱晦的資料逐漸被顯現。

許多人並不知道這段台灣歷史,所以就慢慢被遺忘,但是事情卻已經發生在這塊土地上,想要迴避也難,不如正向面對。因此我們未來將陸續帶領讀者,發掘當年日軍在台戰俘營的故事。

圖七 二戰時期曾經囚禁五百多位盟軍戰俘的日軍金瓜石戰俘營,目前僅存水泥柱供憑弔。
圖七 二戰時期曾經囚禁五百多位盟軍戰俘的日軍金瓜石戰俘營,目前僅存水泥柱供憑弔。

注解

1http://www.nids.mod.go.jp/event/proceedings/forum/pdf/2007/forum_j2007_08.pdf

2台灣戰俘營分所位置及編制表,請見:https://www.jacar.archives.go.jp/aj/meta/listPhoto?LANG=default&BID=F2006090106244412415&ID=M2006090106244612438&REFCODE=C01000544600 

3呈報給陸軍大臣的戰俘資料,請見:https://taiwanairblog.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html

4日軍戰俘船啟航清單,請見:https://www.britain-at-war.org.uk/WW2/Hell_Ships/html/departure.htm

5鍾淑敏(2017年10月31日),〈台灣俘虜收容所〉,《台灣學通訊》:https://wwwacc.ntl.edu.tw/public/Attachment/792011314033.pdf  

6審判戰犯紀錄第474頁,請見:https://hkwctc.lib.hku.hk/exhibits/show/hkwctc/documents/item/65   

7日本各戰俘營收容生病死亡人數統計,請見:https://www.jacar.archives.go.jp/aj/meta/listPhoto?LANG=default&BID=F2006092115474674339&ID=M2006092115474974419&REFCODE=B02032539600 

8Newsletter, P. 9, Vol. 23, Number 1 SPRING – SUMMER 2022, Taiwan POW Camps Memorial Society. http://www.powtaiwan.org/The%20Society/Newsletters/POW-NEWS-222-2.pdf


系列其他單元: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