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猷自傳4】鹹甜一生:經營農場的黃金夢

290
圖一 民國三十三年五月一日,作者與任允慧女士在貴陽市巴西大酒店結婚,拍照背景是國旗、黨旗和國父遺像。
圖一 民國33年5月1日,作者與任允慧女士在貴陽市巴西大酒店結婚,拍照背景是國旗、黨旗和國父遺像。

系列其他單元:12356


文/陳猷 圖/陳彬提供

經營農場的六百兩黃金夢

我畢業時,全國對日抗戰已艱苦奮鬥五年,一切人力、資源、財力等消耗鉅大,尤其軍糧民食需要孔殷。農林部在後方各省成立推廣繁殖站,我們系裡有我、李宜城、羅家馨三位受聘在貴州推廣繁殖站工作。當時因工作急迫需要,站的組織僅在籌備期間,經費尚未核定,所以我們暫時在中央農業試驗所寄名領薪工作,主任由朱鳳美兼任。我的工作是稻作試驗選種繁殖及推廣,系主任為喻錫璋,直接上司卜慕華。他們都是飽學之士,工作認真,為人謙和,我們深幸有此工作環境及機緣。地點在貴陽油榨街,離市中心有四公里。基本組織為貴州省農業改進所,因為人力、經費均不足,所以有中央農業試驗所貴州工作站及農林部貴州推廣繁殖站支持農改所的業務。三個單位合在一起有浙大校友十人之多,畢業早的分別比我早十一年、七年、六年、四年。所裡雖然有食堂,後來我們校友在林郁學長家裡開了個小伙食團,人員剛好一桌。林大嫂李蘭芬也是校友,我們每天午晚餐聚會一次,生活享受和自己家庭一樣溫暖以外,對公務和私誼,甚至為人基本理念與作風,彼此交流也獲益匪淺。

圖一 民國三十一年九月三日,作者被派為貴州省推廣繁殖站技術員。
圖二 民國31年9月3日,作者被派為貴州省推廣繁殖站技術員。

 

圖二 作者擔任貴州省推廣繁殖站技術員的服務證明書。
圖三 作者擔任貴州省推廣繁殖站技術員的服務證明書。

距我們站所西南方兩公里餘有一座楊家花園,由兩座東西向的山間狹谷形成。山並不高,坡度也不大,山腳是十餘丈寬的狹谷。西端入口處有平地數畝,闢為花園及必備的建築。兩側山丘廣植梨及桃樹,共有三百餘株,樹齡已將屆二十載,相當高大,乏人管理而屬徒長,極少果產。兩山東端有梯田十餘畝,高低落差相當大,沒有水源,雖有耕種之名,實際多係荒蕪。當年地主開辦初期,資力雄厚,興緻盎然,曾經盛極一時。可惜時日久長,人事變遷,情況已然改觀,無經營價值。

我們學長林郁、卜慕華與我,聽稻作組助理楊先生講起楊家花園想出售,或與人合作改善經營,我們哪有錢去買?但合作又是什麼條件呢?商談結果:(一)花園部分我們僅作技術指導。(二)果樹部分三十二年冬季前採果完畢後,由我們全部整枝修剪並施肥,次年起發芽後定時噴藥管理,俟冬季收穫完畢出售後,先行扣還全年開支再五五對分。(三)山後部分十四畝梯田由我租用,每年稻穀一石二斗作為租金。

我們四人組織成南明農場,由林郁擔任場長,卜慕華為副場長,我為管理組長,楊為技術組長。當時抗日戰爭已進入第六年,物價飛漲,民窮財盡,甚至機關連薪水都發不下來。可是美軍已經參戰,中國西南方陸空與東南亞交通及物資軍火交流頻繁,尤其美軍在昆明、貴陽採購洋蔥、洋芋、蕃茄等農產品,數量龐大,價格優良。洋蔥一斤約法幣七百元,比六百元一斤豬肉還高。浙大園藝系主任吳耕民部聘教授在湄潭育成蕃茄、洋蔥優良品種,全國出名。我在南明農場裡蓋了三間土牆草頂房屋,結婚後就住在那裡,也有幾位工人合住在一起。田裡種了六畝地洋蔥、五畝蕃茄、四畝山東白菜。蕃茄苗自己在溫室育成,早兩週移植。由於悉心照顧(搭架、摘心),比人家上市早,價錢也好,真是快樂。洋蔥發育也好。那一季如果能夠讓我們收穫到手的話,我們至少可以賣到六百兩黃金,真是發了財了。

可惜日軍越過廣西六寨,先頭部隊已到達貴州獨山,延西南公路快到都勻。我軍戍守貴陽,以圖雲關為第一道防線,我們農場就在防線底腳。守軍在我們農場構架工事,住我們的房子,吃我們田裡的菜,拿我們家的米煮飯吃。我們有一條黃牛,一套牛車,趕緊遣散工人,把自家的行李裝上牛車,連夜逃離農場,奔向貴陽,準備以該牛車逃難去重慶。不然連我們的牛都會被守軍殺掉,那才寸步難行呢!這是33年12月初的事。過了四天以後,我們車隊才過貴陽北郊,聽說日軍已經撤退,我們回到貴陽自己的家一看,房子已被燒掉,田裡的菜一顆也沒有了。傷心之餘,再看機關裡也是空空的,不得已賣了黃牛去到重慶。

蘇北人早婚,他還沒娶妻?

允慧晚我一年畢業。32年6月畢業後,她父親和兩位母親及一位弟弟,都住在重慶南岸向家坡。按理她應該先回家再去貴陽工作,可是她認為先到貴陽安排好工作再回重慶比較穩當。當然,我們交往密切,甚至談到婚嫁問題也稟告了父親。父親也答允她到結婚時,他會來貴陽主持婚禮。但老人家提醒允慧說,「江蘇省北部一帶家庭,教育雖然發達,可是男女都會早婚。陳猷在本籍讀完高中,早過適婚年齡,原籍有無妻室,要嚴密調查清楚,以免上當。」

我們是33年5月1日在貴陽巴西大酒店結婚,由貴州省農業改進所所長虞振鏞博士證婚,我的系主任喻錫璋博士為介紹人。任老太爺未來,就請我們繁殖站主任雷男(號力田)博士代表女方主婚人。我大哥是我的主婚人,我家到的人,有大嫂帶著小孩,以及二姐、哥與二嫂。婚後我們住在農場裡。不久,我去了趟重慶,拜見了岳父母。回貴陽時,將允慧的第二個母親南關媽自重慶接來同住。允慧的生母共生二男二女,不幸二男先後夭折,她父親乃娶兩房繼室。允慧六歲喪母,由祖母撫育,直到允慧十四歲,奶奶辭世。

圖四 作者夫婦蜜月旅行的景點──花溪中正公園,位於貴州省貴陽市郊30里。
圖四 作者夫婦蜜月旅行的景點──花溪中正公園,位於貴州省貴陽市郊三十里。

結婚後在農場祗住了半年多,又受日軍侵略影響,我們反而回住重慶岳家了,這時允慧已有身孕。經過短期聯絡,我們有位族姐丈胡斌,是四川石砫縣中校長,寒假期間,正在重慶徵聘教員,我們就應徵前往石砫教書。

石砫是巾幗英雄秦良玉的故鄉,在重慶以東一百六十公里處,交通不便。我們從重慶坐長江輪船順流而下,在北岸的酆都下船,再過江到南岸起旱(走陸路),走路或坐滑桿行四十五公里方能到達。縣城人口約五萬人,民風淳樸。縣中共有男女生二百餘人,僅辦初中,採混合雙班制。教務主任史先生、訓導主任喻先生與胡斌夫婦,均係河南大學畢業,加上我和允慧兩位浙大校友,辦理一所縣立初中,師資陣容夠堅強的了。胡斌要我兼教務主任,允慧兼女生部主任。從33學年度下學期開始,大家同心協力,師生合作,辦得有聲有色。文新就在34年3月26日出生在學校宿舍內,是梁校醫接的生。因為衛生方面不夠嚴密,允慧患了產褥熱,梁醫生誤判為感冒。燒了一週不退,祗好請教了街上的一位同濟大學畢業的徐醫生,被他訓了一頓,說:「你產後發燒,怎麼會懷疑到感冒上面去呢?!」他那裡有剛剛問世的消炎片(Mycin),服用以後很快就痊癒了。而允慧認為自己身體很好,而孩子想要養好,必須食用母乳,就由自己餵養了。三個月後,小傢伙養的又白又胖,全校師生沒有不喜歡的。 

圖五 民國三十四年二月至七月,作者受聘為石砫縣縣立中學校的教務主任兼理化生物教員。同年八月至三十五年一月續聘。
圖五 民國34年2月至7月,作者受聘為石砫縣縣立中學校的教務主任兼理化生物教員。同年8月至35年1月續聘。
圖六 在前往四川石砫中學前,任允慧女士亦曾在貴陽高級農業學校任教。
圖六 在前往四川石砫中學前,任允慧女士亦曾在貴陽高級農業學校任教。
圖七 作者長子根據父親手稿所繪製的流亡路線圖。所畫省分由下至上為廣西、貴州、四川。
圖七 作者長子根據父親手稿所繪製的流亡路線圖。所畫省分由下至上為廣西、貴州、四川。

系列其他單元:1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