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猷自傳6】鹹甜一生:碰上了二二八事件

250
圖一 民國三十六年九月,任允慧女士續任農林處檢驗局技士兼肥料檢驗課化驗股長。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已於同年五月十六日解散改組,故此張派令發文單位為台灣省政府。
圖一 民國36年9月,任允慧女士續任農林處檢驗局技士兼肥料檢驗課化驗股長。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已於同年5月16日解散改組,故此張派令發文單位為台灣省政府。

系列其他單元:12345


文/陳猷 圖/陳彬提供

返家不敢騎上腳踏車,家門被打上了記號

36年2月28日下午3時左右,我們大家正忙得起勁時,忽然靠近辦公室門口一位同事童先生大聲詫異地說,外面人聲嘈雜,非常混亂。他立刻從大門出去,跑到中山南路,然後又從青島東路側門轉回來說,有群眾在長官公署(現在的行政院)大門前至教育處(現在的監察院),也就是中山南路與中正路(現在的忠孝東路)交叉的圓環一帶聚集,向陳長官請願,要求菸酒不要專賣而全部開放。從重慶南路菸酒專賣局分局發生爭執起,人潮愈聚愈多,聲勢愈來愈大,直奔長官公署,要求陳儀長官當面答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陳長官未明事實真相前,未便予以答覆。群眾不斷鼓譟,四點多一點,並有局部動武情形。

農林處辦公廳通知各單位同仁,可以自由離去。我由翻譯許聘達、事務員蔡東海及日籍技師松本陪伴,推著腳踏車順著濟南路東行,至杭州南路轉信義路回宿舍。不敢騎車的原因,係怕遇到壞人拉下車來就打,無理可喻。有一位秘書董維潔就因為坐在黃包車上被拉下來,既不會講日本話,又不懂閩南話而被揍了一頓。當然碰上了運氣不好,挨揍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我到家時允慧尚未回來,許聘達、蔡東海就住在肥料課隔壁,連忙到檢驗局接她回來。但不敢走信義路而是跳後牆頭,經過許先生家中,穿小巷道過信義路回來的。但腹中懷著仲新,已快7個月了,摔了一跤,所幸不嚴重,未出大事,不然才夠麻煩的呢!

這件事情,傳播發展得很快。很明顯的是自34年10月25日台灣光復以來,國內來台接收人員不少,表現良好者眾,行為素養差者亦不在少數。本省同胞原以為脫離殖民地時代回歸祖國,一切皆有改善,但事實未必理想,甚至完全不是那麼回事。而有些不良分子乘機搗亂,使事態越發不可收拾。第三天我家大門已被粉筆打上X號,表示這個家庭需要被整肅,又不敢出去探聽消息,祗在家中收聽廣播。整個社會秩序亂了一週後,算是安定下來。其中嘉義機場原被暴民占領,擁有槍械,最後被國軍收復,雙方互有死傷。各地亦有零星死亡者,本省人外省人都有。盧老師適於二二八公出台北,火車行至新竹,前進困難。勉強走到中壢,走一段,停一段。停車時即有暴民上車騷擾,盧老師幾次被不良分子質詢,幸能講些日語,未被毆打侮辱。看情勢不對,盧老師未到台北,就折返台南去了。允慧的課長郭魁士當日出差台中,歸程就吃了點苦頭,挨了揍。

一週後,我們恢復上班,方知處長趙連芳及於二二六始到台北的劉淦芝博士,均被困在辦公大樓內一個禮拜,而長官公署也改組為台灣省政府,民、財、建、教、農林各處均恢復為正統編制成為廳了。農務科業務複雜龐大,改成為農業推廣委員會,由徐慶鐘繼任農林廳長,陳世璨擔任推廣委員會主任委員,36年7月1日改制。我們本來想經過二二八事變以後,台灣不宜再待下去了,乃去函湖南農林部推廣繁殖站張公溥主任(原為貴陽農改所農藝系麥作主辦),問他那邊需不需人,他立刻答覆歡迎我去工作。而允慧因心情不好,積極想走,但腹中懷孕,即將臨盆,並且自己工作表現良好,已升為化驗股長,一時走不開。誰知大陸局勢亦不安定,中共不斷利用機會,擴展勢力,我們亦不宜貿然回去。

推廣會成立後,我雖升為專員兼股長,但原來的同事有好幾位轉入台糖公司工作,我因馬逢周學長推荐於善後救濟總署機械農墾總處處長馬保之博士,台灣代表劉淦芝聘請一助手,由我擔任。時劉師任茶業公司總經理,我就在台茶幫劉師兼代表辦理機械農墾事宜。當時台省農林廳也有農墾委員會之設立。37年農墾處成立分處,由檢驗局長陳啟東擔任處長,將省農墾會全部接收,也將我歸屬在分處內擔任業務組長,兩年以後,這個分處全部移併台灣糖業公司,而劉師也已轉任台糖協理兼農務室主任將近兩年矣。

圖二 作者任職農業推廣委員會的服務證明,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由台灣省政府開立。
圖二 作者任職農業推廣委員會的服務證明,民國36年12月由台灣省政府開立。
圖三 民國三十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作者被派為善後事業委員會機械農墾管理處專員。
圖三 民國37年3月31日,作者被派為善後事業委員會機械農墾管理處專員。

轉調台糖農工處,帶上十三缸自製醬油

二二八事變後局勢逐漸安定,我們返回大陸工作之議甫定排除,而大陸局勢反而快速混亂,已至不得不遷徙以避禍之地步。先是岳父來信說明舉家遷台之意,而後分批進行。允慧內心十分矛盾,老父來台,固屬十分歡迎,但若兩位繼母同來,實在難以接受。又不能向老父提出異議,免生誤會。37年5月間,劉氏繼母率內弟允重先行抵達,帶來消息,周氏繼母不願來,允慧方放下心來。11月間,岳父也到了。我們家有四間臥房,反正大家睡塌塌米,倒也可以容納。不要看房子小,楊守珍老師(允慧浙大教授,曾任台糖公司新營總廠副總廠長)一家、獨大爺(我的堂叔陳獨真)一家,都曾經在那棟房子裡擠過幾天哩!

我們家有老有小,是一個完整的家庭組織,過年過節時,像季景元、馬逢周、李韻瑜、蔣孝淑這幾位單身同學,常被請來打牙祭,便中談起公務員的日子,吃不飽、餓不死,總得兼營點副業,幫助家庭經濟發展才行。我們當初在學校做實習,農業製造醱酵用的酵母菌一直帶在身邊,由允慧每年在化驗室更新。把它拿來做米麴,然後接種在大豆上發黃,拌和小麥,下缸醱酵半年,即可製成上等醬油了。季景元有個姪兒仁卿,我們家有個堂弟家璽,加上我和蔣孝淑,說幹就幹。到鶯歌先買幾口缸試做,投資不多,效果很好。醬油不加糖色、叫做「元白」,倒有銷路。做了兩年,擴大做水泥槽,但人事調動頻繁,工作地點常常異動,就無疾而終了。40年我調台南工作時,還帶走十三缸醬,到了台南還吃了幾年自行壓搾的醬油。

農墾處分處併入台糖時,改稱機械農墾管理處,在嘉義租房一年餘,由沈達可先生擔任處長,後遷台南,改為農業工程處,由江鴻先生擔任處長,而將公司農務處水利業務劃入。劉師為了澈底訓練培植我,非要我參與種植、栽培、管理甘蔗生產事業而予機械化不可。所以保留農工處業務組長職務,派兼花蓮糖廠農務課副課長,將收回之一千餘公頃大富、大農兩個農場土地合併為光復農場,而由我兼農場場長,要將農場作業全部機械化。民國40年10月上任,一年半以後,這個農場,已完全辦理成功。我請已任台糖協理的劉師前往視察,他看後非常滿意,並同意我仍回台南農工處。

44年7月發表我調新營總廠農務督導處長,主管新營、岸內、烏樹林、南靖、蒜頭五廠原料推廣、農場經營、灌溉排水、農業技術督導事宜。之後,歷任龍岩、岸內糖廠廠長,農務處經理,屏東總廠總廠長,72年在副總經理任上退休。

我家祖籍江蘇省鹽城縣,當地是以產鹽起家,因緣際會吃了「糖飯」,半生心力奉獻於台糖公司,真可謂是「鹹甜一生」。


系列其他單元: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