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兵林旺 -影像版編按】 父親的神秘皮箱

656
圖一 這是一張黑白底片的影像,當中可以辨識出一人一象的身影。
圖一 這是一張黑白底片的影像,當中可以辨識出一人一象的身影。
圖二 當父親那三口神秘的皮箱被打開時,羅廣仁看到的是一卷卷和一張張的黑白底片,還有許多沖印好的老照片。
圖二 當父親那三口神秘的皮箱被打開時,羅廣仁看到的是一卷卷和一張張的黑白底片,還有許多沖印好的老照片。

系列其他單元:總編按

羅廣仁先生是中央通訊社新聞部主任編輯,但是很多人知道他,不僅僅是他在新聞工作上的傑出表現,也是因為他和三箱黑白底片的奇妙淵源。

羅廣仁小時候,常聞到父母親臥室裡飄散著一股奇怪的臭味,後來發現這臭味像是來自床底下,他一直懷疑有死老鼠,但總不敢問。

直到有一年夏天颱風家裡淹水,倉皇中父親放著值錢的家當不救,卻要他快去把床底下的三口皮箱抱到餐桌上,這時床底下的一個秘密解開了:死老鼠般的味道來自這三口皮箱!但令他更不解的是皮箱裡究竟裝著什麼,竟然比從香港帶回來新買的SONY彩色電視機還值錢?

那天晚上,眼看著水慢慢漲高,父子兩人坐在架在餐桌上的兩張小椅子,緊緊地抱著皮箱,眼睜睜地看著電視機和電冰箱在水裡載沉載浮,就這樣守了一夜,直等到清晨水退。

1988年,蔣經國去世,父親才從床底拖出那三口神秘的皮箱;氣味依舊,皮箱終於解鎖打開了!但裡面裝的卻不是金銀財寶,而是一卷卷和一張張的黑白底片──塵封了30年的黑白底片!

本文的相片,絕大多數來自羅廣仁父親羅超群先生床底下的三口老皮箱。這些關於孫立人將軍的相片,有許多是羅超群先生拍攝的,還有一些是在他之前新1軍攝影官所拍攝的。在郭廷亮被誣匪諜案爆發、孫將軍被軟禁之後,這一批底片成為必須銷毀的物件;但是羅超群冒著牢獄之災、甚至殺身之禍的風險,以狸貓換太子的手法把底片保存了下來。

羅超群先生原先是廣州《大光報》的攝影記者,自己也在廣州市中心經營一家照相館「國際國聯國泰攝影社」,1945年抗戰勝利,9月7日孫立人部隊開進廣州城,羅超群採訪攝影,深受這支軍容壯盛、揚威世界的百戰雄獅鼓舞,也種下從軍的火苗。孫立人將軍為向國人宣揚國軍在緬甸戰場艱苦作戰的實況紀錄,特別指示新三十八師師長李鴻將軍委請羅超群協助,將新一軍隨軍攝影拍攝的底片膠卷沖印成相片,在全國重要城市展覽,並編印出版印緬遠征畫史‧新一軍戰鬥寫真,羅超群也因景仰孫立人將軍而加入部隊,擔任隨軍攝影,之後來到台灣。一直到1955年孫將軍遭到罷黜,他都是孫立人將軍的攝影官。

圖三 《印緬遠征畫史.新一軍戰鬥寫真》1947上海時代書局印行(羅廣仁典藏)。
圖三 《印緬遠征畫史.新一軍戰鬥寫真》1947上海時代書局印行(羅廣仁典藏)。

我們感念羅超群先生的眼光、無私和堅持;不是他,這批珍貴的影像早已被銷毀。我們也感謝羅廣仁先生,不是他將底片一張張掃描進行數位修復、調整到最佳狀態,並慷慨提供平台使用,我們無法得知、甚至無法想像大象林旺的生命故事是如何開展的。

林旺只是一頭大象,但是有太多的人類和牠踏著一樣沉重的步履,走過那時代的大風大浪。他們幸運存活下來,卻親眼目睹伙伴們一個個在戰火中、在千里跋涉的途中或傷病的摧殘下倒下、嚥氣。

鏡頭忠實紀錄的場景,不再只是影像,而是歷史。


系列其他單元:總編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