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兵林旺 -影像版3】失去戰友

「戰象林旺的故事猶如遷台老兵苦難經歷的翻版,反映大時代的縮影」

366

系列其他單元:總編按影像版012


文/羅廣仁 Lo Kuang-Jen
圖/羅超群攝影,羅廣仁典藏

平靜、安定的生活總是短暫,苦難的中國才剛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而稍獲喘息,馬上又陷入國共內戰的砲火。1947年孫立人將軍臨危受命出任陸軍副總司令兼陸軍訓練司令,選定在台灣高雄鳳山訓練新軍,三頭大象也再一次遷徙。對於林旺來說,4月在廣州珠江碼頭踏上3,500噸商輪「海基輪」的那一刻,從此就與台灣歷史緊密連結。

三天兩夜,飄洋過海到台灣

志願從軍的年輕男女一個個扶梯而上「海基輪」,三頭大象則是透過船上的巨大吊桿,將繩網圍住大象的肚子,吊掛到前甲板上。吊掛大象的過程真是驚心動魄,有同船的老兵口述當年所見,吊掛前二頭大象上船後,因載重造成繩網疲乏,以致吊掛第3頭大象在半空中時,繩網有些斷裂,造成大象受傷而無法站立,也因此,當2,000多名新軍官兵像沙丁魚般地擠在船艙時,赫然發現甲板上有「二位稀客」,而不見倒臥在旁,已奄奄一息的大象阿蘭!林旺和阿沛在船上都被鐵鍊栓住後腿,避免在海基輪航程行進途中晃動而產生重心不穩。

歷經三天兩夜海上航程,海基輪駛進台灣高雄港,林旺、阿沛和阿蘭終於運抵台灣,但是只見到大象林旺和阿沛站上拖板車,由火車拉行運送到高雄鳳山灣仔頭營區,和部隊一起駐紮在陸軍訓練司令部大操場(現在的陸軍官校),而沒有大象阿蘭的身影,原來倒臥在船上的阿蘭已傷重不治。

在我的記憶裡,父親一講到大象,總是會提到阿蘭,說當年廣州有三頭大象運送來台,我還一直誤以為阿蘭就是後來圓山動物園的母象馬蘭,是和林旺一起贈送給圓山動物園,直到父親過世後,我在整理他拍攝紀錄的照片和底片時才找到真相。

父親在鳳山拍攝紀錄大象最多的是林旺的照片,其次是阿沛,但我從未看過三頭大象的合照,當發現紙袋標示「阿蘭」的大象骨骸標本底片時,才真正確認了大象阿蘭確實來台,只是未能踏上寶島的土地,但可惜的是紙袋未記錄這骨骸標本在哪裡拍攝和送到何處,無法進一步追溯找尋阿蘭骨骸標本的下落。

圖一 羅廣仁整理父親羅超群留存的攝影底片,找到大象阿蘭的骨骸標本底片,但沒有這骨骸標本在哪裡拍攝和送到何處的紀錄。
圖一 羅廣仁整理父親羅超群留存的攝影底片,找到大象阿蘭的骨骸標本底片,但沒有這骨骸標本在哪裡拍攝和送到何處的紀錄。

吃掉九位上尉的薪俸

林旺和阿沛由陸軍官校馬匹教養所所長郝宏文少校和孫芳元中尉負責照顧,安排圈養在南營區甘蔗園內,以甘蔗葉為主食並飲用曹公圳水,孫立人將軍派人特別整理了在山腳邊的一個倉庫做為「象房」。部隊安頓穩定後,還固定為林旺和阿沛編列伙食費,郝宏文記得當年一個上尉月薪大約新台幣74元,「林旺領九位上尉的薪俸當伙食費,因為牠食量真的很大」。

圖二 孫立人將軍特別為林旺和阿沛安排了「象房」,指派陸軍官校馬匹教養所所長郝宏文少校和孫芳元中尉負責照顧。(1949,鳳山)
圖二 孫立人將軍特別為林旺和阿沛安排了「象房」,指派陸軍官校馬匹教養所所長郝宏文少校和孫芳元中尉負責照顧。(1949,鳳山)
圖三 馬匹教養所所長郝宏文負責照顧林旺,以甘蔗葉為主食、飲用曹公圳水。(1949,鳳山)
圖三 馬匹教養所所長郝宏文負責照顧林旺,以甘蔗葉為主食、飲用曹公圳水。(1949,鳳山)

林旺、阿沛「兄弟情」

離鄉背井,千里行軍的大象群,僅剩林旺和阿沛相依為命,但1951年10月8日,阿沛也因感染寄生蟲致胃腸出血多日而過世。父親回憶當時他趕到「象房」,看到林旺跪坐在阿沛身邊哀嚎、悲鳴,任人怎麼趕都趕不走。阿沛過世後,孫立人將軍將阿沛的骨骸標本贈與台灣博物館典藏。

圖四 孫立人將軍探視大象阿沛(前)和林旺(後)。(1949,鳳山)
圖四 孫立人將軍探視大象阿沛(前)和林旺(後)。(1949,鳳山)
圖五 孫立人將軍探視大象阿沛。(1949鳳山)
圖五 孫立人將軍探視大象阿沛。(1949鳳山)
圖六 大象阿沛感染寄生蟲胃腸出血,瘦弱病容。(1951,鳳山)
圖六 大象阿沛感染寄生蟲胃腸出血,瘦弱病容。(1951,鳳山)

林旺和阿沛感情至深,長久以來讓人誤以為阿沛是林旺的「元配」,許多口述歷史和文獻也是這樣記錄。國立台灣博物館2018年慶祝110週年舉辦「小心!象出沒!」象群特展讓林旺、阿沛和馬蘭標本同台,博物館研究人員在策展過程,再度仔細檢視三頭大象的體骼標本,從骨骼結構才發現阿沛是公象,因體型較小,象牙不明顯,才一直被誤認是母象,終於為阿沛驗明正身,釐清多年來的誤會,也確認林旺和阿沛是一同出生入死,鐵桿的「兄弟情」。

沒有阿沛的陪伴,林旺顯得孤獨落寞,不再如以往活潑、頑皮。孫立人將軍每天視察部隊,總會抽空探望、陪伴林旺,安撫林旺焦躁不安的情緒,林旺遇到孫立人將軍,總是變得乖順,似乎只有孫將軍鎮得住牠。

圖七 林旺遇到孫立人將軍,總是變得乖順。(1952,鳳山)
圖七 林旺遇到孫立人將軍,總是變得乖順。(1952,鳳山)

走過二戰烽火歲月 大象外交鞏固邦誼

從緬甸國際戰場揚名中外之後,林旺就已注定不是一頭平凡的大象,來到台灣以後,在對美國的外交戰場也開始嶄露頭角。

圖八 孫立人將軍陪同「中國之友」美國諾蘭參議員探訪曾參加二次大戰的戰象林旺並合影,還為照片親筆簽名留念。(1953.9,鳳山)
圖八 孫立人將軍陪同「中國之友」美國諾蘭參議員探訪曾參加二次大戰的戰象林旺並合影,還為照片親筆簽名留念。(1953.9,鳳山)

參加二次世界大戰、與國軍並肩抗日的響亮名聲,讓林旺在鳳山新軍訓練基地成為僅次於二戰名將孫立人的閃亮明星。當時美軍協防台灣,美國國會議員和美軍將領來台訪問,總會在孫立人將軍的安排下「拜訪」大象林旺,向這位參加過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友致敬。孫將軍一發出號令,林旺就會溫馴地伏下身與訪賓互動合影,賓主盡歡,林旺稱職的「禮賓」角色,為國家進行了成功的「大象外交」。在兩岸緊張對峙的氣氛之下,林旺以與世無爭的大象身分,巧妙地成為戰爭年代中的和平力量,更強化台灣與盟國之間的緊密關係。

圖九 美國太平洋艦隊指揮官雷德福(Arthur William Radford)訪台探訪曾參加二戰的林旺。(1952,鳳山)
圖九 美國太平洋艦隊指揮官雷德福(Arthur William Radford)訪台探訪曾參加二戰的林旺。(1952,鳳山)
圖十 駐華使節和眷屬參訪陸軍,林旺擔任重要「禮賓」角色。(1952,鳳山)
圖十 駐華使節和眷屬參訪陸軍,林旺擔任重要「禮賓」角色。(1952,鳳山)
圖十一 攝影大師郎靜山也慕名到鳳山拍攝大象林旺。(1951,鳳山)
圖十一 攝影大師郎靜山也慕名到鳳山拍攝大象林旺。(1951,鳳山)

系列其他單元:總編按影像版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