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兵林旺-影像版5】大兵林旺與將軍的一世情誼

「戰象林旺的故事猶如遷台老兵苦難經歷的翻版,反映大時代的縮影」

311

系列其他單元:總編按影像版01234


文/羅廣仁 Lo Kuang-Jen
圖/羅超群攝影,羅廣仁典藏

打過仗、在兵慌馬亂中被俘、以致虛報年齡、連名字也被改了;離鄉背井跟國軍一路播遷來台,鐵捍子的兄弟阿沛也先牠而去,最後與小他近30歲¹的幼象馬蘭成婚,大象林旺一生傳奇又精采的際遇,宛如遷台「老兵」的翻版故事。林旺不僅見證了歷史,也在台灣民眾心中烙下難以抹滅的深刻記憶。

水裡來!火裡去! 搶救孫立人、林旺歷史影像

一本厚厚的相片冊,在孫立人將軍手中一頁頁翻閱,林旺的身影映入眼簾,孫將軍似乎停格在33年前在圓山動物園與林旺離別的那一刻!父親問道:「記不記得?牠就是林旺啊!」孫立人俐落地回答:「我當然記得,我知道的。」還一手指著我坐的小椅子說:「這就是和林旺一起來台灣的阿蘭的腳墩做的。」之後,孫立人一陣沉默,入神地看著自己與林旺的合照,陷入深沉內心的記憶。

圖一 大象林旺與孫立人將軍。(1952,鳳山)
圖一 大象林旺與孫立人將軍。(1952,鳳山)
圖二 大象阿蘭的四個腳墩製作成象腿椅凳,擺設在台中寓所書房長年陪伴孫立人將軍。(1988,台中,羅廣仁攝)
圖二 大象阿蘭的四個腳墩製作成象腿椅凳,擺設在台中寓所書房長年陪伴孫立人將軍。(1988,台中,羅廣仁攝)

1988年11月27日孫立人將軍90大壽生日前夕,我陪同父母親帶著相冊到台中向上路向孫立人將軍祝壽的過程點滴,可以感受到孫立人與林旺的共同回憶裡,那種情感跨越歲月、時空,永遠堅貞不移。

我記得10歲那年,父親帶著我到圓山動物園,說要去看一位老同事,走到一頭大象面前時忽然停了下來,說道:「牠就是我的老同事!」林旺聽到父親呼喚,就從遠處慢慢走過來,甩甩鼻子,很高興的樣子。父親還帶著深厚情感的語氣跟林旺說:「以前我們都在鳳山,現在又在台北碰面了。」

圖三 孫立人將軍90大壽生日前夕,孫將軍看著照片侃侃而談當年往事(1988.11.20,台中,羅廣仁攝影)
圖三 孫立人將軍90大壽生日前夕,孫將軍看著照片侃侃而談當年往事(1988.11.20,台中,羅廣仁攝影)
圖四 孫立人將軍90大壽生日前夕,攝影官羅超群與妻黃遇貞、子羅廣仁到台中以相冊為孫將軍祝壽。(1988.11.20,台中)
圖四 孫立人將軍90大壽生日前夕,攝影官羅超群與妻黃遇貞、子羅廣仁到台中以相冊為孫將軍祝壽。(1988.11.20,台中)

1981年7月18日的莫瑞颱風肆虐全台,造成北部嚴重水患,當年我家住在台北市基隆路公寓一樓也遭淹水波及,水深及腰。當天深夜11點多,父親將兩張小椅子放在餐廳大圓桌上,我和父親兩人就坐在桌上各自抱著大皮箱,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5點水退。當晚水不斷滲進客廳時,我急了,指著泡在水中的電視機問:「那些東西不用救嗎?」父親回答:「不用了,這三個皮箱比較重要。」

蔣經國1987年宣布7月15日解除戒嚴報禁開放,台灣媒體生態呈現「百家爭鳴」的局面;次年1月13日蔣經國過世後,民主台灣掀起一波「翻案風」,報章雜誌開始刊登孫立人平反的消息時,一些經過翻拍、影像模糊不清的孫立人照片也刊登在報刊上,身為攝影官的父親看了心裡很難過,他認為這對孫立人將軍很不尊敬。他指著報刊上的照片說:「這些照片我都有。」我狐疑地反問:「我怎都沒看過?」直到那時,父親才放心地從床底拖出那三口神秘的皮箱,讓塵封30年的照片重見天日,底片也一一在暗房裡顯影。

父親在暗房中將林旺和孫立人將軍合影的底片顯影時告訴我說:「這就是你小時候看過的那頭大象。還好牠只是大象,沒有被政治牽連。」語氣裡充滿無盡的感慨。

回憶鳳山時光,父親一邊整理照片一邊告訴我:「孫將軍很疼愛林旺,每天都會去探望,拍拍牠的耳朵、摸摸象腿,林旺看到孫將軍就會甩甩鼻子,相當高興。孫將軍還會親自餵食,只要一發號口令蹲下,林旺就會乖乖的蹲下,相當馴服。」然而,換了別人叫林旺蹲下,牠可是不理不睬。平常脾氣大的很,不太理人的林旺,一看到孫將軍就變得很溫馴。父親還說林旺很習慣拍照,一看到他拿著相機,就會自動擺出姿勢。林旺很聰明,很會看人。常去看牠、照顧牠的人一來,林旺就會像見到老朋友一樣,主動趨前甩鼻子打招呼。

圖五 孫立人將軍視導部隊訓練,一有空暇就會探望老戰友大象林旺。(1952鳳山)
圖五 孫立人將軍視導部隊訓練,一有空暇就會探望老戰友大象林旺。(1952鳳山)
圖六 孫立人將軍總是輕撫林旺的象鼻,關心呵護林旺的健康狀態。(1952,鳳山)
圖六 孫立人將軍總是輕撫林旺的象鼻,關心呵護林旺的健康狀態。(1952,鳳山)
圖七 林旺也是有脾氣的,但看到孫立人將軍,就馬上變得溫馴乖巧。(1952,鳳山)
圖七 林旺也是有脾氣的,但看到孫立人將軍,就馬上變得溫馴乖巧。(1952,鳳山)

對於父親而言,在鳳山時期拍攝紀錄孫立人練兵,林旺與孫立人、外賓的互動都是工作中的一部分,林旺跟所有官兵都是一樣的,都是孫立人的部屬,沒想到在一甲子之後,林旺以其在台灣近代史上的重要意義,將那一段塵封的歷史還原了。

世間因緣,歷史弔詭,當孫立人因為政治情勢,不見容於當局,注定在那個白色恐怖的年代要被抹成空白時,父親卻悄悄地「搶救了孫立人」,站在歷史裡極不顯眼的位置上,冒著生命危險,以三大箱阿兵哥檔案照,當著情治單位保密局人員的面,一把火銷毀,用「狸貓換太子」的手法,保留了三大箱孫立人將軍的照片和底片,其中也連同林旺和阿沛的影像,就這樣悄悄地從屏東被帶到台北,讓這一段珍貴且具意義的歷史暫時塵封,等待了30年終讓歷史還原現場。

圖八 大象林旺照相底片塵封30年。(2018,羅廣仁攝影)
圖八 大象林旺照相底片塵封30年。(2018,羅廣仁攝影)

父親80歲離世,我傳承了他拍攝和保存歷史影像的工作。有一天整理照片,小學三年級的兒子看到大象林旺的照片,我告訴他:「這些大象的照片都是爺爺拍的。」兒子專注地翻閱一張張林旺和孫立人將軍的照片,好像在尋找什麼,最後稚氣地反問:「那爺爺為什麼沒有在裡面呢?」

這就是攝影記者的宿命,在按下快門之際,父親為歷史留下許多重要的影像,卻不一定能將自己在歷史現場的身影留下。

圖九 1954年6月,孫立人將軍調任總統府參軍長前與攝影官羅超群在陸總辦公室合照。(羅廣仁典藏)
圖九 1954年6月,孫立人將軍調任總統府參軍長前與攝影官羅超群在陸總辦公室合照。(羅廣仁典藏)
圖十 大象林旺在圓山動物園。(1972,台北)
圖十 大象林旺在圓山動物園。(1972,台北)

林旺生平

日期 大事紀
1918年 中國駐印軍推估亞洲象林旺1918年出生於緬甸叢林。
1945年1月 中國駐印軍新一軍三十師在反攻緬甸的南坎戰役,派員渡「瑞麗江」擄獲日軍象隊包括林旺在內的13頭大象,以大象搭成橋墩,讓部隊潛行過江突擊。
1945年4月 中國駐印軍奉調返國,象隊則從緬甸臘戌以徒步方式返回廣州。在千餘公里的長途跋涉下,僅林旺等七頭大象倖存。
1945年11月 林旺及阿沛、阿蘭等三頭大象抵達廣州,圈養在廣州中央公園。對日抗戰勝利,在孫立人將軍的指示下,參與「陸軍新編第一軍印緬陣亡將士公墓」的興建。
1947年4月 孫立人將軍奉命來台灣訓練新軍,林旺等三頭大象4月在廣州珠江碼頭搭「海基輪」經三天兩夜航程到台灣高雄港。大象阿蘭離世,林旺與阿沛圈養在高雄鳳山灣仔頭營區相依為命,參與對美國「大象外交」。
1951年10月 林旺患難同袍大象阿沛因感染寄生蟲,胃腸出血多日而過世。
1954年 孫立人將軍將林旺贈送給台北圓山動物園和年幼的母象馬蘭結連理,林旺正式從軍中「退役」,也成為碩果僅存的「象榮民」。
1969年 罹患直腸腫瘤,經手術後治癒,但從此性情大變,傷害獸醫與管理員的事件時有所聞。
1983年 動物園為林旺舉辦第一屆的慶生會。
1986年 原圓山動物園搬遷至木栅,林旺也隨之搬遷至木柵動物園新居「白宮」。
2002年10月14日 愛妻馬蘭因淋巴癌病逝。
2003年2月26日 林旺病逝,享壽86歲。

注解

¹中國駐印軍推估亞洲象林旺1918年出生於緬甸叢林,林旺2003年過世,因此86歲。回頭估算,1954年(民43)林旺送到圓山動物園,當年應為37歲。中央日報報導林旺24歲有誤,是少報年齡(當時應是未確認計算林旺出生年),但馬蘭是購入,有來源,年齡應可確認為9歲。因此2象年齡相差應為28歲,近30歲或20幾歲。


系列其他單元:總編按影像版0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