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將軍的照相簿

123

圖/鄭安國提供
文/資料室

對於一名大半生都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職業軍人來說,相片是一件奢侈品。鄭幹棻將軍¹保留下來的不多,但是每一張都彌足珍貴。

鄭幹棻將軍民國前4年生,父親鄭仲裴曾隨孫中山先生參加國民革命,並在大元帥府任職。民國17年,北伐完成,中國統一,但是隨著五三慘案與張作霖被刺身亡,日本對中國的野心也逐漸展露。這一年,鄭幹棻報考了黃埔軍校第七期,並在畢業後投身軍旅,在動亂的中國開啟了一生的戎馬生涯。

圖一 民國十九年,鄭幹棻由黃埔軍校畢業。這是一張所有黃埔軍人引以為傲的證書:「國民革命軍黃埔軍官學校畢業證書」。
圖一 民國十九年,鄭幹棻由黃埔軍校畢業。這是一張所有黃埔軍人引以為傲的證書:「國民革命軍黃埔軍官學校畢業證書」。

民國26年,已經在19路軍由排長升至副團長的鄭幹棻,在上海遭遇了他生平的第一場硬仗。當時以優勢戰力由陸海空三方面進攻的日軍,耗時三個月才攻下上海,而將軍參與的溫藻濱一役,是淞滬會戰中最為慘烈的戰役之一。

圖二 根據將軍本人的紀錄,這張相片是在松滬會戰結束後的雙十國慶拍攝的。每一張相片將軍都詳細記下照片的內容以及拍攝的時間地點。
圖二 根據將軍本人的紀錄,這張相片是在松滬會戰結束後的雙十國慶拍攝的。每一張相片將軍都詳細記下照片的內容以及拍攝的時間地點。
圖三 鄭幹棻與同袍在砲台旁合影。
圖三 鄭幹棻與同袍在砲台旁合影。
圖四、圖五 圖五是將軍對圖四的註記:民國27年,寫下紀錄的時間也是雙十節。
圖四、圖五 圖五是將軍對圖四的註記:民國27年,寫下紀錄的時間也是雙十節。
圖六、圖七 圖七為鄭幹棻在相片(圖六)背後所作的註記。 南昌會戰是長沙會戰之前的一次重要戰役,為拔除國軍在長江中下游的兵力,日軍在1939年春進攻南昌,遭遇中國第九戰區副司令羅卓英將軍部隊,日軍在修水防線遭受重大傷亡後,使用毒氣突破國軍防線,攻陷南昌。
圖六、圖七 圖七為鄭幹棻在相片(圖六)背後所作的註記。 南昌會戰是長沙會戰之前的一次重要戰役,為拔除國軍在長江中下游的兵力,日軍在1939年春進攻南昌,遭遇中國第九戰區副司令羅卓英將軍部隊,日軍在修水防線遭受重大傷亡後,使用毒氣突破國軍防線,攻陷南昌。

淞滬會戰後,鄭幹棻被調往以華東為主的第三戰區司令部參謀軍務,再轉調至以華中為主的第九戰區,並升任團長。其間除參與了廣東與湖南的戰役,他更在薛岳和陳誠的指揮下,親身經歷了抗戰期間國軍最重要的勝仗之一,長沙會戰。三次會戰中,國軍傷亡近二十萬人,但成功阻擋了日軍的猛烈攻勢,鄭幹棻也因為在戰事中的表現,被記戰功。

圖八 1942年,鄭幹棻完成了陸軍大學學業。
圖八 1942年,鄭幹棻完成了陸軍大學學業。
圖九 廣東省保安司令部參謀長鄭幹棻(中左)與廣東省主席羅卓英(中右)巡視虎門要塞司令部。
圖九 廣東省保安司令部參謀長鄭幹棻(中左)與廣東省主席羅卓英(中右)巡視虎門要塞司令部。

抗戰勝利後,將軍受廣東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羅卓英延任為保安司令部少將參謀長,負責廣東全省治安秩序的重建工作。其間他向白沙地區土豪索回數百畝祖尝田,撥給白沙學校作經費使用,使得白沙鄉兒童入學從此免交學費,事蹟讓鄉民感念不已,還正式記入了白沙鄉誌。

圖十 鄭幹棻就職廣東省英德縣長後與縣府員工合影。
圖十 鄭幹棻就職廣東省英德縣長後與縣府員工合影。
圖十一、十二 英德縣長鄭幹棻在總理紀念週講話。
圖十一、十二 英德縣長鄭幹棻在總理紀念週講話。

嗣後的數年間,將軍歷任廣東省英德縣長、廣州行轅粵桂南區副指揮官,以及海南特區陳濟棠總司令的副參謀長;但也就是在這短短的幾年間,大陸再度陷入戰火。在戰後接收工作不力、金融改革失敗與共黨勢力崛起等一連串不利因素的影響下,國軍節節敗退,包括海南島在內的南方軍事部署,就成為重要關鍵。

民國38年10月,國軍的古寧頭大捷,保住了金門和台灣;共軍受挫後,在發動海南戰役前,就作了較進攻金門更完整的渡海計畫訓練。而防守方的國軍,在海南島的軍事部署也因此備受挑戰。

圖十三、十四 民國39年3月,擔任軍事顧問的前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柯克Charles M. Cooke, Jr.上將(前排左二)訪問海南島海口,時任海南防衛總部副總司令兼參謀長的鄭幹棻(右一)陪同。
圖十三、十四 民國39年3月,擔任軍事顧問的前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柯克Charles M. Cooke, Jr.上將(前排左二)訪問海南島海口,時任海南防衛總部副總司令兼參謀長的鄭幹棻(右一)陪同。
圖十五、十六 國防部人事命令紀錄顯示鄭幹棻奉命兼任海南防衛總部少將參謀長。
圖十五、十六 國防部人事命令紀錄顯示鄭幹棻奉命兼任海南防衛總部少將參謀長。
 圖十七 鄭幹棻出任陸軍第四軍第九十師中將師長的派令,當時總司令為薛岳上將。
圖十七 鄭幹棻出任陸軍第四軍第九十師中將師長的派令,當時總司令為薛岳上將。

民國39年元六月,已晉升中將的鄭幹棻轉任海南防衛總司令部副參謀長(總司令為薛岳上將),在內憂(盜匪勢力)外患(共軍進逼)的雙重挑戰下,奉命擬訂海南防衛計劃,策訂戰略,部署陸海空軍統合作戰兵力。奈何局勢變化太快,計劃方才完成,林彪所部已經抵達雷州半島海域,並以四百餘艘機帆渡海,雙方交戰造成慘重傷亡。因為海南島沒有台灣海峽的天塹,為保存戰力,中央因此下令海南十餘萬部隊轉進台灣,共赴國難。

保衛海南島是國共第二次內戰中,短兵相接的最後一場戰役,而對23歲便投身軍旅的鄭幹棻將軍而言,也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場戰役。最終海南島雖然失守,但鄭將軍為防衛海南所作的種種努力,仍然廣受讚許,並因此獲頒寶鼎勛章、雲麾勛章及陸海空軍甲種一等奬章的殊榮。

因為部隊整編,鄭將軍來台後調任國防部高參。民國43年出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第四工程總隊長(為榮工處前身),直接參與台灣南部地區公共工程建設。其後回任軍職,至民國57年屆齡退休,於民國83年去世。

圖十八 鄭幹棻在辦公室留影。
圖十八 鄭幹棻在辦公室留影。

注解

¹資料來源:《廣東文獻》季刊第24卷第四期(1994/12/30),〈陸軍中將鄭幹棻將軍行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