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連結】低飛軍機裡金髮碧眼的駕駛員:日治時期的近代化生活與ㄅㄆㄇ國語學習

【時代連結】助您瞭解 ⋯那些年⋯那些事⋯為何如此⋯

210

文/吳昱佑

日治時期西化與近代化下的生活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日本在「脫亞入歐」、「文明開化」等大旗下開展近代化歷程,作為殖民地的台灣,日常生活中也因此出現許多西化與近代化元素。王玉盡女士家人經營的「賜成洋傢俱店」與她記憶裡的百貨公司、流籠(電梯)便是如此脈絡下的產物。

根據臺灣總督府殖產局出版的《工場名簿》,「賜成洋傢俱工場」是台南州唯二之傢俱工場,另一間是日本人中村秀吉所經營的中村洋傢俱工場¹。易言之,王女士的家族可謂是台灣傢俱西化的開拓者之一!台灣的傢俱業最早屬於木工業的一部分,從清治後期到日治初期與中國大陸技師擁有師承、原料供需,主要呈現中式風格。隨著市場需求日益西化,「羅馬柱」、「山形牆」、「圓拱」、「起線腳」、「巴洛克式弧線」等元素漸漸增加,圓桌、方凳、圓凳等西式傢俱也逐漸取代官帽椅、太師椅等中式傢俱。除此之外,和式紋飾與生漆、車枳等日本技術也被台灣技師吸收²。而「沙發」原先作為僅出現於照相館中,令人望而生怯的「文明椅子」³,到日治中、後期也慢慢地受台灣市場接受,成為王女士幼時記憶的一部分。

圖 這張相片可以看到左邊的土地銀行,中間的林百貨,右邊的電線杆後面,即是賜成家具行。
圖 這張相片可以看到左邊的土地銀行,中間的林百貨,右邊的電線杆後面,即是賜成家具行。⁴(來自維基百科)

王女士童年記憶中另一件難忘之事,便是在林百貨中遊玩「流籠」了!百貨公司是近代化「消費主義」產物⁵,在日治時期進入台灣。日治時期的百貨公司稱為「百貨店⁶」,擁有五至七層樓的高度,並配有升降電梯,在頂樓豎起該百貨店的商標旗幟,在當時平房較多的建築群中十分醒目。由於全台僅有台北「菊元」、台南「林」與高雄「吉井」三家,「百貨店」於是也成為足以代表城市、繁榮、富庶的象徵。百貨店使化妝品、食品、服飾、玩具等商品可以在一處購齊,還設有西式餐廳,對當時的台灣人而言可說是帶來全新的消費體驗⁷。而其中最特別的體驗,還是王女士提到的「坐流籠」,這種與過去截然不同的上下樓方式,對於身體體驗形成衝擊,也形成一代人的集體記憶。

國語學習:從台語到ㄅㄆㄇ

王玉盡女士回憶到,甫「光復」之時她在學校學習台語,但後來來改成學注音符號ㄅㄆㄇ。事實上這與接收台灣的中華民國當局在台推動「國語運動」的方針轉變有所關連。「光復」初始時,以魏建功為首的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曾提出以方言學國語的方針。魏建功等人不但認為「台語即是國語的一種⁸」,還提出:藉由方言學習國語,可以加速「刷清日語句法、恢復祖國語文⁹」。

然而,隨著二二八事件的爆發,行政長官公署改組為省政府,旗下官員也走馬換將。魏建功於是去職,這種「從方言學國語」的教育方針也漸漸被從「注音符號學國語」取代。這才使得包含王玉盡女士在內的台灣學生有了學國語方式轉換的歷史經驗。


注解

¹臺灣總督府殖產局,《殖產局出版第七七六號 工場名簿》(台北:臺灣總督府殖產局,1937),頁94。

²林淑芬,〈日治時期台灣傳統木製家具形制之研究〉,臺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

³唐嘉邦、曹婷婷、黃哲斌,〈屁股的記憶 「坐」擁生活文化 用椅子寫史〉,收錄於:王美玉總編輯,《台灣久久 : 台灣百年生活印記 卷三,政經一百年 起厝.創業.投票.風雲》(台北:天下文化出版,2011),頁79-80。

⁴為配合受訪者王玉盡住宅的觀看角度,此圖經過反轉與裁切處理。

⁵連玲玲,《打造消費天堂:百貨公司與近代上海城市文化》(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17)。

⁶日語讀作:ひゃっかてん(hyakkaten)。

⁷陳柔縉,《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台北:麥田出版,2011),頁106-113。

⁸魏建功,〈臺語即是國語的一種〉,《國語》,第 5 期,收錄於《台灣新生報》,台北,1946年10月1日,第6版。

⁹方師鐸,《五十年來中國國語運動史》(台北:國語日報社,1969),頁132-133。


延伸閱讀

一、史料
臺灣總督府殖產局,《殖產局出版第七七六號 工場名簿》,臺北:臺灣總督府殖產局,1937。

二、專書
王美玉總編輯,《台灣久久 : 台灣百年生活印記 卷三,政經一百年 起厝.創業.投票.風雲》,臺北:天下文化出版,2011。
陳柔縉,《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臺北:麥田出版,2011。

三、論文
林淑芬,〈日治時期台灣傳統木製家具形制之研究〉,臺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
方師鐸,《五十年來中國國語運動史》(台北:國語日報社,1969),頁132-133。
魏建功,〈臺語即是國語的一種〉,《國語》,第 5 期,收錄於《台灣新生報》,台北,1946年10月1日,第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