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仉家彪和叛艦的一段淵源0】仉家彪「但思重慶徒悵然」

344
圖一 重慶號的救生圈。(〈領袖照片資料輯集(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2-050101-00011-006)
圖一 重慶號的救生圈。(〈領袖照片資料輯集(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2-050101-00011-006

系列其他單元:123


【編按】

流星一逝五十載,英倫歲月浪跡遙。
江山歷史由人撰,但思重慶徒悵然。

──出自仉家彪《血歷史:從英國海軍到孫運璿的英文顧問之路》¹

 

1929年出生的仉家彪先生,有一個極為罕見、與孟母同宗的姓氏「仉」(音掌),在25歲前便經歷過四次人生轉折,由抗戰時上海淪陷區的工廠小學徒,轉變為台灣左營海軍基地兩棲作戰訓練的海軍教官。在這十幾年的人生歲月當中,他更擁有一段極為特殊的經歷:曾是中華民國海軍著名軍艦「重慶號」的一員。如今,曾經在重慶號服役的老兵,兩岸加起來或許已經不到十人,而在台灣,仉先生更可能是那唯一一人。

「重慶號」原是隸屬於英國皇家海軍的輕巡洋艦,舊名HMS Aurora²,於1935年開始建造,1937年完工服役。它曾在挪威海面協助盟軍作戰,參與追擊德國海軍「俾斯麥號」的戰役;之後轉往地中海戰場,讓義大利海軍吃了不少苦頭,被稱為「Silver Phantom」(銀色怪物、銀色惡魔)。重慶號在二次大戰中共重創驅逐艦九艘,擊沉巡洋艦一艘、驅逐艦10艘、掃雷艦三艘、登陸艦七艘、運輸艦與商船21艘,英國譽之為「皇家海軍功勳巡洋艦」。

圖二 1949年投共的輕巡洋艦重慶號,在海軍總司令部檔案中被列為頭號叛艦。(〈匪蘇艦艇識別〉,《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002-110703-00132-001)
圖二 1949年投共的輕巡洋艦重慶號,在海軍總司令部檔案中被列為頭號叛艦。(〈匪蘇艦艇識別〉,《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002-110703-00132-001

二次大戰時為共同抗日,中英雙方政府認為有建樹獨立性的中國海軍,以配合英美作戰的必要,便協議依據租借法案的原則,由中方派遣員兵,英方出讓艦艇,組織成軍。1944年中國派出接艦員兵,於1946年接回「伏波號」(原名HMS Petunia);又議定由英方續讓巡洋艦一艘、驅除艦一艘、快艇八艘、潛水艇二艘,中方再選集海軍青年軍官及有志海軍的優秀青年,分批赴英接回艦艇。1946年冬天,鄧兆祥、鄭天杰帶著最後一批接艦官兵抵英,準備接回巡洋艦HMS Aurora、驅逐艦HMS Mendip。

不過在對日戰事結束後,英國重新考慮贈送中國艦艇一事,想將長期贈送改為短期租借。在交涉贈艦事宜的過程中,正好遇到中國財政部索償被英國徵用、於太平洋戰爭中毀損的六艘緝私船,於是英國決定將HMS Aurora作為賠償艦贈送中國,HMS Mendip則改為租借。雙方認可後,才有1948年5月19日的接艦典禮,二艦正式更名為「重慶」與「靈甫」。

重慶號在當時算得上是一艘武器精良、裝備先進的戰艦,對於中華民國海軍來說,更是噸位最大、戰力最強的巡洋艦,被國軍視為王牌軍艦。然而,它在1948年8月返抵國門後,只參加過遼西會戰中的塔山戰役及營口葫蘆島撤退,1949年2月24日就發生了叛艦事件,國府得到消息,數度由台灣派出轟炸機,但都未能達成任務;最後是在巧合的情況下,由一架路過的運輸機師識破它的偽裝,於是3月20日空軍才得以將其擊沉在葫蘆島港內。

有功勳艦之譽的重慶號,移交中國不到一年,就叛逃投共,乃至傾覆,讓英國非常不滿,因而嚴密監控靈甫號,準備將之提前收回,還取消了原本打算贈援的兩艘潛水艇。重慶號雖然不是第一艘投共的軍艦,但王牌軍艦的叛逃,對於在國共三大會戰接連挫敗的國民政府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它的叛逃也引起了國府海軍內部極大震動,在此之後便是一連串海軍投共潮。

表 重慶號投共始末。(根據《1949大叛艦》、維基百科「重慶號事件」整理)
表 重慶號投共始末。(根據《1949大叛艦》³、維基百科「重慶號事件」整理)

注解

¹仉家彪,《血歷史:從英國海軍到孫運璿的英文顧問之路》(台北:新銳文創,2011),頁34。

²重慶號是第八艘被英國皇家海軍命名為Aurora的軍艦,早年多譯為震旦號,近年則常譯作曙光女神號或奧羅拉號。

³姚開陽,《1949大叛艦》(台北:蒼璧出版有限公司,2017)。本篇編按撰寫時,也參考了此書,以及長風社,《重慶靈甫接艦專刊》(重慶軍艦出版,1948。青島:海郵文化工作室重印,2001)。


系列其他單元: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