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仉家彪和叛艦的一段淵源1】 抗戰淪陷區的工廠小學徒

304
圖一 出版過多本書籍的仉家彪先生認為,留下歷史紀錄要靠年輕一代的協助;近期有不少人訪問他,顯示年輕人對歷史有興趣,這讓他特別高興。
圖一 出版過多本書籍¹的仉家彪先生認為,留下歷史紀錄要靠年輕一代的協助;近期有不少人訪問他,顯示年輕人對歷史有興趣,這讓他特別高興。

系列其他單元:023


文/仉家彪口述,汪琪、張坤成、羅國蓮採訪,羅國蓮整理、編輯
圖/仉家彪、羅國蓮提供

三年工廠學徒生涯,遍讀30年代左翼書

我是1929年在上海出生,抗戰爆發時只有8歲,在13、14歲之前,我尚未離家,那時候上海已經淪陷,但生活還沒有那麼苦。小學我在上海念天主教的附屬小學,學校會教一些英文。中學念的是上海民立中學,大概念到初中二年級,13、14歲時,父親過世了,物價也因為抗戰而上漲。我有三個兄弟,家中經濟陷入困難,所以我就離開家,到襪子工廠當學徒謀生。

襪子工廠沒有什麼噪音,不是很大但有職員宿舍,學徒包含我有三個,我們就住在弄堂裡面,大約三個門戶。住宿舍至少比在家裡吃得好,不過工廠老闆對我們,甚至是他自己的家人都很刻薄;我們學徒什麼工作都要做,例如產品檢查、搬運東西、清掃環境等等,老闆後來甚至把廚子也給辭退了,我們還要來客串廚子哩!

每天我們早上6點就要起床,開始打掃工廠,通常工作到晚上10點。襪子縫好到晚上成形之後,學徒就要檢查,把手伸進去,看看襪子有沒有破洞。雖然我家和工廠都在上海,可是我也沒辦法隨時回家。工廠是沒有假期的,一個月只能休息一天,那一天還是因為工人不來上班;而且實際上,這個「假日」比平日還累,因為工廠的機器會上油,學徒必須清潔工廠。

晚上除了要工作,學徒還需要在客堂(即客廳)守夜,等職員出去玩到差不多10點回來。我很喜歡看書,就會在守夜這段時間看書。我的薪水太少買不起書,是用租借的方式取得書籍。我在工廠三年看非常多書,比一個大學生看的還多。工廠附近有很多書店、書廊,有一家書店是左翼的──那時候上海是汪精衛政權的轄區,他不管左翼。書店老闆會介紹我看書,所以那段時期,我幾乎把30年代左翼的書都看完了。現在回想,那時在工廠工作各有利弊,我看了不少書,只是身體受到了損傷,我現在背還有點歪,就是因為13歲開始扛東西。

圖二 發現與重慶號有關的新資料,仉家彪立刻專心閱讀起來。
圖二 發現與重慶號有關的新資料,仉家彪立刻專心閱讀起來。

日本再晚一年投降,上海就會死很多人

在工廠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接觸到基層人民,例如工廠的女工。其實有很多女工是出生於公務員家庭的,但是抗戰時期公務員跟隨政府撤退到大後方了,他們不一定能攜帶家眷。很多人的家眷就被留在上海,家中缺少擔任經濟支柱的成年男人,女孩就進入工廠工作了,有的已經念到初中,這是很特殊的時代現象。

前面提到那時候上海已經在汪精衛政權的管控之下,日本人如果遇到他們管不了的事情,就會交由汪精衛政府處理,他手下有和平建國軍,也有警察。蔣介石氣量不大,其實汪精衛在當時算是明理的人,我們在淪陷區的人都對汪精衛很有好感。

回頭再想想,我們的命實在很好,抗戰勝利後情況就變了。如果日本一直不投降,或是再晚個一年投降,上海就會死很多人。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那時日本人封鎖了上海的郊區,把當地人種的稻子、米糧,全都搶購運到日本去了,所以只要再晚一年,上海就會有很多人因為糧食不足餓死。

圖三 1940年11月29日,汪精衛宣示就任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南京國民政府主席。(來自維基百科)
圖三 1940年11月29日,汪精衛宣示就任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南京國民政府主席。²(來自維基百科

放棄工廠正職,考取流亡中學重返校園

我從13歲到16歲,在襪子工廠當學徒吃苦,經過了三年的基本訓練,有一天老闆和我說,我可以升小職員了。不過那時抗戰勝利,我已經考取流亡學生,有機會去南京的流亡中學「第一臨時中學」念書,就沒有接受升為職員的機會,也謝謝老闆同意我離開工廠。

我是在1945年9月看到教育部招考流亡學生的啟事,好奇前往相關單位詢問。流亡學生指的是抗戰時期曾跟著政府到大後方念書,抗戰勝利後復員返回各地,或是從中共控制區跑出來的學生,所以在工廠工作的我其實不算流亡學生,並沒有應考的資格。但那時接待我、向我解釋考試訊息的教育部官員,聽了我的家庭狀況和個人經歷後深受感動,要我寫一篇自傳過去,後來就特准我參加考試。

我在上海念中學只有念到初中二年級,沒想到考取流亡學生後,被分配到了高中二年級,猜想大概是我的年紀比較大,加上英文、中文成績比較好的緣故。我的英文能力好,在以前讀的中學可是有名的,那時有「東方哈佛」之稱的上海聖約翰大學,我是可以不經過考試,直升就進去讀的,初中兩年英文的底子很要緊啊!又因為我的外公是清朝的秀才、高中的國文老師,所以我們家人的國文都很好。小時候跟著外公搖頭晃腦地唸古文,最讓我感動的是袁枚的〈祭妹文〉。我們讀小學五、六年級時,就要唸諸葛亮〈出師表〉。不同老師有不同的唱腔,我最喜歡的老師用江蘇音來唱,搖頭擺腦唸古文就像唱歌一樣,小孩容易記誦。

考取流亡中學,我被分配到高中二年級,但我和教育部的官員說,我還是從初中三年級念起吧,這也讓他很感動。我在南京流亡中學重新開始念書,視野也因此擴大,因為接觸的人不再只是上海人。大家都是流亡學生,在學校沒有人有什麼家族背景,所以同學之間感情很好,尤其高年級的同學很照顧我們。

圖四 仉家彪贈書前,慎重地在書上簽名留念。(仉家彪提供)
圖四 仉家彪贈書前,慎重地在書上簽名留念。(仉家彪提供)

注解

¹(編註)仉家彪從2011年開始,已有五本書籍出版。圖一出現的《血歷史:從英國海軍到孫運璿的英文顧問之路》是第一本書。整理本系列三篇文章時,我們也參考了這本書的內容。

²(編註)1940年3月30日,汪精衛和日本合作,建立南京國民政府,他就任代理主席兼行政院長,不過仍奉重慶國民政府的林森為國民政府主席。8個月後,在汪精衛宣示就任南京國民政府主席的隔天11月30日,日本政府就正式承認汪精衛政權。


系列其他單元: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