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枝音右衛門:宮廟供奉的日本警部

238


文/鄭元慶 廖文瑋
圖/鄭元慶

一尊毛筆書寫日本警部「廣枝音右衛門¹ 廣枝ふみ」²夫婦的牌位,靜立於苗栗南庄獅頭山輔天宮側殿階梯層板上,在眾多金漆的中國姓氏牌位中,顯得很不起眼。牌位前方還放置一個小圓罐和日本綢緞包裝的盒子,裡面分別放置廣枝在菲律賓馬尼拉自殺地點的土壤,以及廣枝富美的衣冠。

圖一 廣枝音右衛門穿著軍服像。(圖取自維基百科,版權屬公眾領域)
圖一 廣枝音右衛門穿著軍服像。(圖取自維基百科,版權屬公眾領域)
圖二 安放於苗栗南庄獅山輔天宮的廣枝音右衛門夫婦牌位。
圖二 安放於苗栗南庄獅山輔天宮的廣枝音右衛門夫婦牌位。
圖三 小圓罐內裝著廣枝音右衛門在馬尼拉自殺地點的泥土,右盒為夫人廣枝ふみ衣服。
圖三 小圓罐內裝著廣枝音右衛門在馬尼拉自殺地點的泥土,右盒為夫人廣枝ふみ衣服。

台灣的廟宇不但奉祀前人,而且奉祀包括日本軍警在內的外籍人士,³如嘉義東石富安宮供奉日本警察森川清治郎、台南安南區飛虎將軍廟供俸日本海軍兵曹長杉浦茂峰、屏東枋寮先鋒祠供俸海軍上等機關兵曹樋口勝見等⁴。據信他們生前對台灣民眾有恩;往生後託夢、顯靈,乩童筊杯後受玉皇大帝敕封,經過神格化且有具體神像,與其他神祇並列,受民眾燒香膜拜。

圖四 枋寮先鋒祠供俸海軍上等機關兵曹樋口勝見。
圖四 枋寮先鋒祠供俸海軍上等機關兵曹樋口勝見。
圖五 嘉義東石富安宮供奉日本警察「義愛公」森川清治郎,並分靈至全省十座廟宇。
圖五 嘉義東石富安宮供奉日本警察「義愛公」森川清治郎,並分靈至全省十座廟宇。
 圖六 台南安南區飛虎將軍廟供俸海軍兵曹長杉浦茂峰。
圖六 台南安南區飛虎將軍廟供俸海軍兵曹長杉浦茂峰。

相較於上述幾位,廣枝音右衛門顯得低調許多。沒有具體形象、沒有照片、沒有香火鼎盛,只有一尊朱紅色牌位,與太太相伴。

二戰末期,原任新竹州大湖郡役所警察課警部的廣枝,在昭和18(1943)年12月9日被辭去新竹州警部職務,然後和一批警界同仁改任為「海軍警部」(等同少校階級,派令於昭和19年3月2日才發布),並擔任海軍巡查隊大隊長。

圖七(左)為廣枝音右衛門新竹州警補辭令。 圖八 (右)為他與警界同仁改任海軍警部的派令。(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海軍公報第4703號 第0261頁、0262頁)
圖七(左)為廣枝音右衛門新竹州警補辭令。 圖八 (右)為他與警界同仁改任海軍警部的派令。(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海軍公報第4703號 第0261頁、0262頁)

廣枝帶領台籍海軍巡查(等同少尉階級)劉維添⁵等2000名海軍巡邏隊員,於1943年12月17日從打狗(Takao 高雄)港登上輔助運輸艦「武昌丸」(Busho Maru),在驅逐艦、掃雷艦等護航下,與其他運輸艦躲過2次美軍攻擊,20日抵達菲律賓蘇比克灣。下船後在海軍陸戰隊受訓一個月後,擔任運輸物資、補給,以及監督約600名馬尼拉郊區拉斯皮納斯(Las Piñas)機場工地的戰俘工人(應為美軍)。

1944年秋天,美軍反攻菲律賓,廣枝的部隊被編入馬尼拉海軍防衛隊。1945年1月9日,美軍登陸呂宋島,日軍節節敗退。2月初,美軍進入馬尼拉,兩軍進行巷戰。當戰局危急之際,上級將所有人的武器收回,發給「刺突爆雷⁶」,並要求廣枝命令下屬以特攻方式出擊,手持「刺突爆雷」與美軍坦克「玉碎」。它是二戰末期日軍研發的反坦克武器,在棍棒上裝炸藥和引信,由步兵手持靠近捅向美軍坦克。但爆雷的爆炸範圍廣達3公尺,爆炸的同時,持雷步兵必死無疑。且美軍坦克裝甲厚重,爆雷無法炸開,何況美軍還有隨伴步兵護衛,日軍難以靠近。

圖九 刺突爆雷示意圖。(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戦訓特報第44号「ルソン」島作戦に於ける教訓並に経過の概要 第1541頁 )
圖九 刺突爆雷示意圖。(日本國立公文書館 戦訓特報第44号「ルソン」島作戦に於ける教訓並に経過の概要 第1541頁 )

廣枝念及下屬皆有家人妻小,遲未下達命令。2月23日中午,他自知「敵前抗命」後果,要幾位台籍軍官以家人為重,保全自己性命。交談後交出軍刀,即在旁邊戰壕內以手槍自盡。不久之後,劉維添等人向美軍投降,在戰俘營待了一年後返台。

根據日本防守馬尼拉部隊(包括台灣派去的第31警備隊)於事後整理編纂的「馬尼拉防衛部隊的戰鬥狀況」⁷資料顯示,馬尼拉的防衛指揮官海軍岩淵三次少將,在1945年2月1日下令破壞馬尼拉的港口設施,對部下發佈「全員作為特攻隊,在馬尼拉迎擊敵人,以必死必殺的決心,盡力扭轉戰局」的訓示。後因戰況愈形不利,2月21日續對告全體海軍:「勇士次第倒下,只剩軍眷和弱者,……在此希望做最後的奉公。就算卑職無法做到單純去玉碎也想要盡可能多地取敵人首級,……不勝感激。」可知岩淵承襲日本傳統,希望部屬與敵人「玉碎」。廣枝展現軍人風範,先行於23日自殺,而司令官岩淵等幹部,也在26日於總部陣地內自裁。

當戰後政治氛圍平靜之後,1975年9月26日,劉維添等人在輔天宮安放廣枝「牌位」,以感念其義行。1985年,劉維添返回廣枝自殺現場,取泥土(代替遺骨)裝小圓罐。1988年,廣枝遺孀逝世後將其名字寫入牌位,並擺放衣冠盒。這也是該牌位文字布局,看似不平衡,且多了兩個盒罐的原因。

劉維添與廣枝親友保持聯繫,帶領「原台灣新竹州警友會」前往茨城縣取手市弘経寺的「廣枝家之墓」旁,設立「遺德顯彰碑」⁸,刻上廣枝的事蹟,另持續安排日籍親友每年組團來台祭拜。2013年,劉維添過世,改由女婿王銘文繼承遺願。2020年王銘文也去世,由日僑渡邊崇一接手,每年9月26日舉行慰靈儀式,直到現在。


注解

¹中央社,《廣枝音右衛門捨命保全台籍青年 戰火下事蹟感動台日》,2022年9月24日

²維基百科,《廣枝音右衛門》。

³台灣的民間信仰和世界上其他主要宗教不同的,是寺廟不但往往融合多種宗教,而且人在往生後有可能升格為神袛,透過「靈」和人相通。

⁴ 三尾裕子,《植民地経験、戦争経験を「飼いならす」「飼いならす」-日本人を神に祀る信仰を事例に-》,日本台湾学会報,第十九号(2017.10) ,14-28頁。

⁵NHK戰爭証言“お前たちは生きて帰れ”戦地:フィリピン(マニラ) マニラ海軍防衛隊 劉維添 2007年4月28日、29日、30日。

⁶李三萬,《坦克竟然能夠這樣去炸,二戰時日軍奇葩的四式反坦克刺雷》,知兵堂,壹讀,2020年7月6日

第五 ルソンの戦 二、マニラの戦,「目次/一九四五.一~一九四五.八 比島方面海軍作戦」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4061153000、比島方面海軍作戦1945.1~1945.8(防衛省防衛研究所)」,國立公文書館。

⁸林翠儀, 《用生命換取臺灣多數青年存活的日本警官廣枝音右衛門》,走進日本nippon.com, 2021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