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飛虎人生系列0】公公的精彩事蹟

390
圖一 民國58年11月,胡厚祥先生與美國飛行教官史賴德(Schneider)夫婦於虎尾合影。史賴德教官是胡先生在美國接受高級飛行訓練時的教官,他於民國58年來台觀光,立即向空軍總部打聽胡先生的下落,並前往虎尾拜訪。史賴德教官回美國後,仍與胡先生時常通信,保持聯絡。
圖一 民國58年11月,胡厚祥先生與美國飛行教官史賴德(Schneider)夫婦於虎尾合影。史賴德教官是胡先生在美國接受高級飛行訓練時的教官,他於民國58年來台觀光,立即向空軍總部打聽胡先生的下落,並前往虎尾拜訪。史賴德教官回美國後,仍與胡先生時常通信,保持聯絡。

系列其他單元:123456


【編按

楊玉華女士的公公胡厚祥先生(1916-2002),空軍官校第12期畢業,是抗戰期間第二批赴美受訓的飛行員,結訓後曾任印度臘河空軍官校飛行教官,之後奉命返國加入美國第14航空隊(前身為飛虎隊)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第3大隊第8中隊任飛行員,於民國33年2月起至34年3月24日止參與對日作戰,總共出擊26次任務。曾擊落日軍零式戰機一架,擊傷兩架,另與同僚共同擊落日軍雙發動機運輸機一架,是他一生中最感興奮與快慰之事。

胡先生的自傳《七十回顧》¹,對赴美受訓、加入中美聯隊、參與空戰皆有詳細敘述,書中又將自己參與過的戰鬥製成戰歷表,並附中美混合聯隊活躍地區圖,以供讀者參考。本系列「我的飛虎人生」從〈辨色力惹的禍〉這一單元開始,即來自於自傳的上述內容,將之分為六個單元推出。

〈公公的精彩事蹟〉一文原載於作者楊玉華女士臉書,文中記載了楊女士記憶中珍貴的祖孫對話,透露出公公精彩的空軍人生。楊女士在介文汲先生(我國駐紐西蘭前任代表)貼出的一張飛官赴美受訓照片(見圖二雜誌畫面)上,發現公公的身影後,將照片貼在「老照片交流道」臉書社團上分享,結果引起社團成員對赴美受訓飛官的熱烈討論。(羅國蓮)

圖二 雜誌畫面中間第一張軍人列隊站立的照片,即為介文汲先生所貼出飛官赴美受訓照片,第一排右二即是胡厚祥。根據雜誌內容,空軍官校抗戰期間第二批留美學員,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雷鳥基地(Thunderbird Field)受訓,每天清晨7:30列隊出操,接受教官檢查。他們與美國學員住同樣的宿舍,使用同樣的教材與飛機。(來源:LIFE─google圖書)
圖二 雜誌畫面中間第一張軍人列隊站立的照片,即為介文汲先生所貼出飛官赴美受訓照片,第一排右二即是胡厚祥。根據雜誌內容,空軍官校抗戰期間第二批留美學員,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雷鳥基地(Thunderbird Field)受訓,每天清晨7:30列隊出操,接受教官檢查。他們與美國學員住同樣的宿舍,使用同樣的教材與飛機。(來源:LIFE─google圖書)²

文/楊玉華,羅國蓮編輯
圖/翻拍自胡厚祥《七十回顧》

我的公公胡君厚祥先生雖已仙逝20年,但他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對我們家胡老爺而言,父親是空軍楷模,是永遠的英雄。

祖籍廣東開平的公公,出身世代務農的平實家庭,或許家境不算寬裕,從小特別吃苦耐勞,年歲稍長,受到叔公及堂兄弟的影響,萌生了凌雲之志。民國22年,公公17歲,憑著昂揚的鬥志,加入空軍,學習飛機修護,不久,覺得這個職務不能達成在空中遨翔的心願,希望另闢蹊徑,於是利用休閒時間積極進修,終於在民國25年春天考入空軍軍官學校第8期,遺憾的是,半年後因為眼睛的辨色能力弱而被退訓。

壯志受挫,公公雖覺遺憾,但並未因之氣餒。回到空軍擔任機械士,繼續學習有關飛機機械課程。一方面積極鍛鍊身體,以期增強體魄;一方面設法加強訓練自己的辨色能力。憑著鍥而不捨的精神,終於證明了「皇天不負苦心人」,民國28年秋申請空勤體格覆核,獲得合格證書,奉准進入空軍官校第12期,學習飛行。對於這得之不易的機會,公公格外珍惜,比一般同學更努力學習。

公公在畢業前因表現優異,被選派赴美國受訓。這是他此生最引以為榮的大事。晚年的時候,最愛向晚輩提及這段經歷。每當話匣子一開,必然是眉飛色舞,說得口沫橫飛。

「我們第二批赴美的飛官,是民國30月11月出發,領隊是當時位階少校的賴名湯,副領隊則是李學炎上尉。後來因為賴名湯入美國參大受訓³,李學炎晉升為領隊。」

「我們由昆明搭機到香港,分海空兩路到菲律賓,搭乘美國柯立芝總統號輪船赴美。該船相當的豪華,設備齊全,所有的飛行員都住在頭等艙套房,堪稱一大享受。」

「12月8日上午船上廣播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向德、日、意等軸心國宣戰,頓時人心沸騰,所有飛官擊掌祝賀,慶幸我們的抗戰不再孤單。12月12日輪船抵達夏威夷珍珠港,親眼看到珍珠港被炸的慘狀,大家心情沉重,見到許多受傷官兵,更是心生憐憫,領隊徵得大家同意,讓出54間頭等艙供傷患官兵使用,我們則集體睡在最上層的甲板上。我們友善的舉動,發自善良的愛心,並無所求,卻獲得美方的好評與感激。」

「民國30年聖誕節,我們終於登陸舊金山,來不及觀光就搭乘火車到亞利桑那州,抵達鳳凰城,駐進雷鳥機場,立刻展開基本飛行訓練,為期六週。中級訓練則是在威廉斯機場,也是六週。31年4月初,進入鹿克機場接受高級飛行訓練。31年5月15日飛行畢業。足足有兩個多月的時間,讓學員們放鬆心情,在美東旅遊參觀,學習英文。同年8月返回鹿克機場接受部隊訓練,為期12週,包括基本與戰鬥訓練,又有空靶與地靶射擊訓練,所有訓練結束後,由邁阿密待命返國。」

圖三 民國31年5月15日,空軍官校抗戰期間第二批留美學員路克基地(Luke Field)高級班畢業生集影,右上角戴軍帽者即是胡厚祥先生及其簽名。
圖三 民國31年5月15日,空軍官校抗戰期間第二批留美學員路克基地(Luke Field)高級班畢業生集影,右上角戴軍帽者即是胡厚祥先生及其簽名。

「(民國)32年奉派印度腊河⁵空軍官校,擔任初級班飛行教官。前後帶飛官校第16期甲、乙班學生、17期,共三批學生。18期開訓時,因國內作戰部隊需要人才,我被任命加入廣西桂林中美混合聯隊空軍第3大隊8中隊。」

「爺爺,你有沒有打下日本飛機?」兒子軒軒好奇的提問。

「當然有啊!(民國)33年6月19日第一次擊落日本飛機,獲4,000元獎金呢!爺爺我共出了26次任務,每次任務大都是四架飛機同飛,互相掩護支援,我能生還,建立功蹟算是非常幸運,因為期間約有15人不幸殉職,包括美國飛行員。」公公說到這兒,神情黯然。

「那麼,爺爺是什麼時候不再開飛機呢?」女兒也跟著提出問題。

「民國34年3月24日我駕駛P-51戰機,掩護四架B-25前往轟炸黃河鐵橋時,我的座機被地面的猛烈炮火擊中,我雖有些擔心,但盡量穩住自己的緊張情緒也穩住飛機,幸運的飛回安康機場,降落時左額部受傷,送醫縫了八針,治療了兩個月,暫時無緣再開飛機了。」公公長嘆了一口氣,我們都感覺得到他深深的遺憾。

「值得安慰的是,我在(民國)42年2月奉調官校擔任初級班飛行教官,帶飛34期學生。從此作育英才,稍稍寬解心中的遺憾。47年8月,調到台北林口擔任暑期戰訓滑翔隊飛行教官。」公公說到這兒,精神為之一振,由此看來,他真是熱衷飛行。

「我們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在抗戰期間建立深厚友情,政府播遷來台後,當年參與戰役的老美戰友,經常來台參加雙十國慶,民國74年飛虎協會會員加眷屬共614人來台舉辦40週年擴大年會,有些人甚至將下一代都帶來,這是多年來在台舉辦最多人的一次。5月28日歡迎晚會在陽明山中山樓舉辦,餐會開始前,中、美國旗進場,全體人員肅立致敬,這是何等感人的一幕!5月29日,14航空隊協會訪華團在圓山飯店14樓大廳舉辦答謝晚宴,依然是中、美國旗進場,全體人員起立致敬!讓我深深覺得欣慰與驕傲。」神采飛揚的公公,愛國之心溢於言表。

「爺爺,你還有精彩的回憶嗎?」軒軒再度引出爺爺的話題。

「民國58年11月,我在美國受高級飛行訓練的教官史賴德夫婦來台觀光,向空軍總部打聽我的下落,知道我住虎尾後,立刻南下到家拜訪,這時我已退伍,從事帆船桅桿的部門加工並擔任採購經理職位。奶奶傾全力煮出一桌拿手好菜招待他們,飯後帶他們參觀我們小小工廠。事後送他一艘模型船,他們高興的手舞足蹈。」公公說到這兒,真的是喜形於色啊!

這段祖孫的對話,是兒女在青少年階段,返台陪爺爺過年時留下的記憶。他們一致認為,爺爺確實是個空軍英雄!

公公86歲時在睡夢中辭世,我們深覺安慰的是,他將自己精彩的生活告訴子孫,留給子孫滿滿的回憶!

後記:胡老爺的補充說明

我老爸胡厚祥先生在70歲時出了一本自傳《七十回顧》,由好友「全華科技圖書公司」印發500本,只送不賣。這本書詳述當年抗日戰爭中國空軍在沒有制空權的劣勢下,如何將空軍人員送往美國受訓,及在美不同地方接受訓練。鮮少人寫此段,是因為大部分飛行員均在戰場上殉職,倖存者幾經調防,轉戰,未必保留住照片及資料,因此在中國空軍史上很多人只知抗日戰爭有飛虎隊的英勇事蹟,但無人知道這支隊伍是如何成軍的。這本書還提供了老爸當年駐防部隊的出勤紀錄,大部分都是戰鬥機(P-40)多少架、護航轟炸機(B-25)多少架、任務重點是什麼都有列出,戰場上殺傷力還是要靠轟炸的成果,戰鬥機主要是爭取制空權。

再略述一段本書中不為人知的故事,當初第二梯次50名受訓人員乘坐的是「柯立芝總統號」輪船,後改為航空母艦在戰場上被擊沉。當船進入珍珠港時,正值日本偷襲後,滿目瘡痍,眾多傷員急需送回美國本土醫治,中國領隊賴名湯當即決定將所有學員的54個頭等艙位全部提供傷員使用。當初該輪向為日本潛艇攻擊的目標,美方為達欺敵之目的,於珍珠港被襲後第二天即由舊金山市電台宣布該船已被日方擊沉,昆明空軍官校獲悉此一「不幸」曾擬舉行公祭。由此可知當時的太平洋中日本戰艦的實力。


注解

¹胡厚祥《七十回顧》,台北:全友書局股份有限公司,1986年10月。
²照片出自於美國《生活》雜誌(Life Magazine)1942年5月4日第12卷第18號〈Chinese Pilots〉第59頁。隊伍最前面的是鄭兆民,也是該期雜誌的封面人物,他不幸於民國33年為國捐軀,年僅22歲。〈Chinese Pilots〉的中文介紹可至《中國飛虎研究學會‧美國《生活》雜誌上的民國空軍》瀏覽。
³(編註)賴名湯先生在亞利桑那住了兩個月後,便前往堪薩斯的美國參謀大學受訓。參見賴名湯口述,賴暋訪錄《賴名湯先生訪談錄》(台北:國史館,2011年再版),頁55。
⁴(編註)此處「鹿克」機場(Luke Field)多譯作「路克」或「洛克」。
⁵(編註)印度「腊河」(Lahore)多譯作「臘河」、「拉合爾」,今為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巴基斯坦原為英屬印度的一部分,1947年獨立,1956年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成立。


系列其他單元: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