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飛虎人生系列4】高空中我機的發動機熄火

198
圖一 收拾行裝由鹿克赴邁阿密。前排右一為胡厚祥先生。
圖一 收拾行裝由鹿克赴邁阿密。前排右一為胡厚祥先生。

系列其他單元:012356


文/胡厚祥,羅國蓮編輯
圖/翻拍自胡厚祥《七十回顧》

機場已近在眼前,飛機竟然「空中停車」

部隊訓練結束後,我們即前往邁阿密待命返國,我們住宿的旅館,位於邁阿密海灘,寬大舒適,館內設有淡水游泳池,離大西洋海岸邊約500呎,海邊為天然游泳場所,在等候飛機的那些日子,每天都以游泳作消遣。游完海水改游淡水,又有親切大方的洋小姐陪伴戲水、聊天,是一生中最愜意的時刻。

我們在邁阿密等了兩週才開始分批搭乘C-46機,經南美巴西之NATAL鎮,飛越南大西洋時,因飛機航程不夠,必須中途降落在阿森新島(Ascension Island)加油,然後經西非之阿拉(Accra)、蘇丹之卡爾吐(Khartoum)、亞丁(EDEN)、印度之卡拉齊¹(Karachi)至加爾各答,改乘民航機越駝峰而返回昆明,時為民國31年12月中旬。

民國32年元月,我奉派赴印度腊河空軍官校²初級班擔任飛行教官,因在昆明訓練,飛機與油料補充均感困難,乃在美國「租借法案」下商請英國同意,選定腊河地方實施飛行。我係首批搭乘飛機赴印度在卡拉基機場降落,然後接收PT-17型教練機飛赴腊河,途中經新德里機場降落,加滿油料繼續航行,不料在距約40公里處,已能目視看到腊河機場時,發動機突然故障停車。

當時飛機高度4,000呎,發現飛機停車時,確實油料用罄,我立即找場地降落,經正確判斷,選擇一處較長的乾田著陸。在使用煞車後,僅距田埂幾步之遙,飛機煞住了,人機安全。落地數分鐘後,有數位鄉民,手持竹桿或鋤頭向我跑來。此時心裡有點恐懼,因言語不通(我不會說印度話),經比手劃腳地自我介紹係中國人,在飛往腊河途中因油料用完而迫降。不久鄉長也來了,他會說英語,我將原因告知後,請其以電話通知腊河校方,並請其派員照顧飛機。鄉長再度返來時,已是黃昏時刻。經請其轉告照願人員,小心燈火,且勿靠近飛機等注意事項後,即跟隨該鄉長至其辦公室(也是他的住家)用晚餐,吃的是印度餅,餐後與校方連络上,乃告别鄉長,搭乘火車前往腊河。事後校方認為此次迫降處理得當,人機安全,予我嘉獎一次。

在印度腊河擔任飛行教官,開始帶飛官校第16期甲班學生,繼績帶飛16期乙班、17期等三批同學,極感興趣,並蒙胡偉克主任賞識,著我協助處理解公室秘書事務,當18期開訓時,因國内作戰部隊需人孔亟,要調我及鍾寶泉兩人回國,加入空軍第3大隊8中隊,胡主任屢次報請緩調,終未獲准,乃遵命離差返國。

圖二 由印度卡拉基飛腊河途中加油及用午餐。
圖二 由印度卡拉基飛腊河途中加油及用午餐。
圖三 卡拉基赴新德里途中,在某機場加油。次日強迫降落的就是這架飛機。
圖三 卡拉基赴新德里途中,在某機場加油。次日強迫降落的就是這架飛機。

 

首次出任務,四周滿布黑點是什麼東西?

民國33年2月中旬,我離開印度腊河,自加爾各答搭乘飛機返抵昆明,隨即趕往廣西桂林中美混合聯隊空軍第3大隊8中隊報到。我曾利用報到前的二、三天時間,先赴柳州拜訪胡漢賢叔父等親友。當我與鍾寶泉同學報到時,即被中隊長司徒福責備一番,這也可說是一個貪玩的教訓。報到後,並未立即指派任務,頗感清閒,與腊河報到後的緊張生活大不相同。以往在學校(腊河初級班)除星期例假外,每天忙著工作,而在部隊裡,若不出任務或擔任警戒,則相當輕鬆,甚至有些閒得無聊。

民國33年3月9日,我首次出任務了,心中十分興奮。那次任務有我空軍P-40戰門機24架,掩護B-25轟炸機14架,轟炸漢口石灰窰日軍軍事設備。我們由桂林起飛,途中曾在衡陽機場降落加油。我降落後,未見林世慶同學心裡很擔心,深恐其出了什麼差錯。因為當時天氣陰雨,雲層密布,而美籍總領隊考爾兹少校(Major Howard Cords),飛行不高,大概只有5,000呎左右。在如此惡劣的天氣下,跟隊飛行,頗有困難,加以沿途都是重重山嶺,我們第3分隊幾乎都是在雲層與山盤間穿梭。偶爾飛至雲層稀薄處,忽發現前面有高山,於是又趕緊加足油門,猛拉機頭往上爬。真是歷經艱險,好不容易安然通過。我心中七上八下,為林世慶同學祈禱。但不幸的消息在不久後即傳至我的耳朵。據衡山附近居民傳說,曾聽到強烈爆炸巨響,據判斷林同學可能失事了。

我們在衡陽機場夜宿,翌晨起飛後,在空中與B-25轟炸機會合。我們任務分上下兩層,下層擔任B-25轟炸機之掩護,在上層還有P-51掩護其他機種。我的飛行位置係靠在最右邊之外緣。在進入目標區前,我發現右後方不遠處,有一架日本零式機企圖向我進攻,但因任務所緊,我不能離隊加以攻擊,只好把機頭搖動幾下把它嚇走算了。當B-25進入目標區投彈時,我發現前後左右上下四周滿布黑點,不知是什麼東西,因為這係我平生第一次出任務,原來那就是敵軍在地面用高射炮向我編隊機群猛烈射擊的炮彈,在空中爆炸而產生的黑煙,幸未得逞,而我們的轟炸機終於達成任務,安全返防。第一次出任務,我覺得很好玩,很新鮮,也很刺激。

查中美混合聯隊所有中美雙方空勤人員,都曾經過巴基斯坦的卡拉基馬里爾基地的嚴格訓練,此時只有一位同學與我是由印度腊河調入部隊,已有一年半未曾飛過P-40。今首次參加出擊任務,而不感技術生疏者,諒係在美國所受P-40訓練之根基良好有以致之也。

圖四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空軍第3大隊所使用P-40型戰機的雄姿。
圖四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空軍第3大隊所使用P-40型戰機的雄姿。
圖五 印度卡拉基馬里爾營地司令部大樓,是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各單位訓練工作的老家。
圖五 印度卡拉基馬里爾營地司令部大樓,是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各單位訓練工作的老家。

中原會戰啟動,洋隊長出師未捷身先死

民國33年3月17曰,本(中)隊奉命移防湖南省零陵蔡家鋪機場。在一個月內,我都沒有任務,十分清閒,於是乃熱心公益,負責管理大隊伙食,結果眾口稱讚。暇時赴美軍招待所跳舞,日久與美方同仁都混熟了,他們於是便經常招待我跳免費舞,至感愉快。

民國33年4月,政府為遏阻日軍從河南省南下的攻勢(日軍的目標是要在河南鄭縣附近渡過黃河後南侵,企圖完全打通平漢鐵路),特命我們第3大隊的8中隊及其他三個中隊分別駐防梁山、漢中、安康、恩施、老河口等機場,準備從這些基地起飛切斷日軍地面攻勢,防衞國軍所控制的各城市及機場,使免遭日軍空襲。這就是所謂的「中原會戰」。

當我們移防之際,原美籍隊長考爾兹(Howard Cords)少校,從廣西桂林接到參加「中原會戰」的命令,他於降落湖南零陵機場時不幸墜毀殉職,全體中美同仁無不哀悼之至。後由作戰官戴維斯(Harvey Davis)上尉接替其職務。

因考爾茲少校之殉職,以及因司徒福中隊長已調升第4大隊副大隊長,故在4、5月間本中隊既沒有出擊任務,也沒有掩護我方地面部隊作密切空中支援,亦沒有對日軍占領區之鐵路與機場等地面目標實施攻擊,僅只專門在梁山地區上空執行防空攔截任務,斯時目睹其他各中隊出擊頻繁,戰績豐碩,而我們中隊同仁只有守著梁山機場,心中很不平衡。戰友們只好每日在機場閒聊,吃梁山名產柚子來打發時間。更使我憶起前在印度腊河當飛行教官那種忙碌的愉快,真有天壤之別的感慨。雖然我們也有三次升空攔截日軍偵察轟炸機的任務,均因距離過遠,敵機早已轉向或穿雲逃竄,未能予以迎頭痛擊,甚感遺憾。

後來駐防成都的33中隊派來七架P-40接替我們的任務,本中隊則北上移防安康,對沿黃河推進之日軍部隊予以攻擊。

5月25日晨,美籍情報官通知我們準備出擊掃射襄城一帶地面日軍部隊,心情非常興奮。當時我們有P-40四架,每機攜帶槍彈1,500發,由戴維斯上尉領隊,我飛2號機,由安康起飛至郟縣襄城,沿城西公路,對日軍步兵及運輸部隊,輪番低空掃射兩次。計擊毀日軍裝甲車四輛與滿載兵員卡車七輛,均傾覆路旁,擊斃軍馬10餘匹,日軍約有600多人傷亡,經過約二小時之出擊任務後,我們全部安然返防。

6月初前後,因天氣惡劣,無法出擊,使日軍獲得喘息機會。此時日軍又乘機進占宜昌,日軍戰線距恩施機場只有150哩,故我們出擊任務也開始增多。


注解 

¹(編註)「卡拉齊」應即下文的「卡拉基」,多譯作「喀拉蚩」、「卡拉奇」,今為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巴基斯坦原為英屬印度的一部分,1947年獨立,1956年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成立。

²(編註)印度「腊河」(Lahore)多譯作「臘河」、「拉合爾」,今為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


系列其他單元:01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