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飛虎人生系列5】實現在昆明立下的誓言

163
圖一 「空軍第三大隊第八中隊胡分隊長厚祥中原作戰勇敢受傷」紀念旗。
圖一 「空軍第三大隊第八中隊胡分隊長厚祥中原作戰勇敢受傷」紀念旗。

系列其他單元:012346


文/胡厚祥,羅國蓮編輯
圖/翻拍自胡厚祥《七十回顧》

命中!一生中最光榮的那一天

民國33年6月19日,我們P-40四架,任務目標為掃射郾城一帶日軍陣地。途中發現右下方有敵雙發動機運輸機一架,我追隨領隊開始俯衝對正敵機,扣動扳機,使敵機立即墜地,3、4號僚機像打落水狗似的也跟著開火,結果我們每人獲得獎金4,000元整,發了一筆小小的洋財。

同年8月8日下午,我們共出動P-40 11架,本分隊三架,係掃射長江下游嘉漁附近日軍運輸船艦,其他八架則擔任上空掩護。在嘉漁附近上空,我突然發現有兩架日本零式機,其中一架在正前上方對我進攻,我立即咬緊牙根,予以迎頭痛擊,只見六條火舌,全部命中目標,瞬息之間,敵機即行爆炸,心中萬分興奮,正在洋洋得意之時,忽然在我左側下方90度角,又發現敵機一架,我占取有利射擊位置,對準開火,雖亦眼見火舌擊中目標,但未見敵機爆炸,是否已被擊落,實已無暇顧及,因當時敵機眾多,倘稍不留神,便會遭到襲擊,我繼續盤旋爬高,爭取有利高度,瞬間再度發現附近又有敵機一架,經纏鬥一陣,相互數度開火,我雖曾命中敵機,但亦無暇注視其結果。

二、三十分鐘的空戰,使我愈戰愈勇,毫不畏懼,雖已擊中敵機三架,但仍繼續盤旋爬高,希能錦上添花,任何一架都不讓它跑掉。仔細地搜索了一陣,既無敵機,亦無戰友,然而緊張的心情,仍然不敢放鬆,乃一面加強搜索,一面準備歸航。結果我是最後一架返回基地降落的戰機。

翌日據美籍情報官說,依照相槍顯示,應該有擊落敵機三架的紀錄。此日空戰共擊落敵零式機九架,擊傷三架(內有我擊落的一架及擊傷的兩架),可謂戰果輝煌。這是我一生中最感光榮的事,因為我已兌現了我早日在昆明當機械士時的誓言。

首次遭砲火擊中

圖二 接受P-51型戰機訓練時的休息時間。
圖二 接受P-51型戰機訓練時的休息時間。

民國33年底,我們第3大隊及第5大隊分赴印度卡拉基附近馬里爾機場接收新型戰機P-51,先用P-40飛機熟悉地形及炸射與俯衝投彈等課目。星期日放假,例赴卡拉基市逛街。某次午後乘坐卡車回營,我被擠在車後面,由於車輛震動劇烈,塵土飛揚,加上強風侵襲,以致受寒。當晚發高燒,幸有汪夢泉與劉超兩位同學立即把我送入美軍醫院診治。經醫生的高明治療與護士小姐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不久(約一週)即康復出院了。那時伙伴們大部分已訓練完畢,駕駛P-51回國去了,僅第5大隊張大隊長唐天及少數幾位飛行員留下。我被帶飛幾次後,便結束了接機前的訓練,派在最後一批接機回國。途中曾在印度邊界阿山姆(ASSAM)機場著陸停留,一面加油,一面等候喜瑪拉雅山的天氣報告。

我降落於阿山姆後,美籍機械士即問我有沒有攜帶收音機,並說前一批所帶的收音機全被英國人檢查沒收了。我唯恐自己所購買惟一一臺收音機也被沒收,乃立即將其賤價賣給這位美國機械士。我對英國人這種不講情理的作風,非常不滿意,難怪我的好友同學後來在台灣海峽上空因「誤會」而攻擊英國船的事件,恐怕不那麽簡單吧,或許是一種內心的發洩也不一定。

民國34年3月24日,我首次(亦為最後一次)駕駛P-51戰機,掩護B-25四架,前往轟炸黃河鐵橋時,不幸我的座機被地面猛烈炮火擊中,當時只感覺機身有一陣異動,我曾儘量穩住飛機飛回安康機場,降落時左額部受傷,立刻被送往成都美軍醫院治療,傷口縫了八針。朱班長若彭夫人經常來醫院看我,那份親切慰問之意,永難忘記。治療兩月有餘,傷口完全復原,乃出院返回四川省梁山。斯時內子正住入萬縣醫院生產,6月12日長子業擧出世。滿月後,我即請求回原部隊繼續參加作戰,不料體檢結果,醫生要我再作休養。失望之情,不可言喻。

自民國33年2月起至34年3月24日止,我參加中原作戰總共出擊26次任務,最後一次就是3月24日出擊黃河鐵橋受傷那一次。四個多月以後,即民國34年8月14日,日本就宣布無條件投降了,我再也沒有打下更多日本飛機的機會了。

圖三 中美政府頒授勳獎、紀念章。
圖三 中美政府頒授勳獎、紀念章。

子女出生我都不在家

由於作戰受傷,醫生認為我仍應再作休養時,我突然奉調航委會汽車第16中隊擔任中隊長,這是民國34年秋天的事。對一位飛行人員而言,打擊不小,心想這決不是我今後的唯一出路,我有信心會恢復空勤。隨即由重慶率領五臺GMC卡車及30餘名駕駛士,前往雲南霑益展開隊務,真是兢兢業業、非常繁忙。但深感應酬太多,不甚適合我的個性,乃請調官校服務,從事教育工作。

36年元月1日卻調我至空軍總部人事政策處分類任職科充任參謀,職司全軍飛行人員空養與加給,及訓部人員之調動。鑒於空勤人員2,000餘人空勤卡片資料不全,核發給養與加給,均感困難,經費時兩月,重作整理,將每人建卡,以收一勞永逸之效。又初任人員,從官校14期至24期,其中漏報國防部核備者甚多,也都在我手中清理完畢,建立良好的制度。在此一整理工作中深蒙李文淵學長之協助,始得圓滿達成目標,感謝殊深,3月間次子業良出世,由於剛到差不久,業務忙碌,未便請假返里照顧,37年11月間,長女美英降臨,亦因無暇分身而未回家幫忙,內心深感歉疚,凡此足以證明我公而忘私之服務熱忱。在軍官科三年餘的磨練,都是在陳科長樹深任內,其不斷鼓勵嘉許,所獲人事行政經驗非淺,奠定嗣後行政作業的基礎。

民國38年秋,我隨空軍總部遷來台北,家人仍留在廣州,殊為牽掛。惟此時並未奉配眷舍,若貿然接眷,必益加困惑,不得已乃四處奔走張羅,終在杭州南路二段購買小房一棟,暫可作為棲身之用,於是即赴廣州將家人接來台灣。我的齊家工作,暫告一段落後,忽奉命與處長搭乘C-47型機舟山群島公幹,現總統蔣經國先生亦因公差而同乘該架飛機,與我相對而坐。在飛航中對我頗為關心,垂詢甚詳,其親切而和藹之態度,也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事。


系列其他單元:012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