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翻讀二戰時期女性的奮鬥史:林彩美訪問側記

794
圖 戴國煇老師的太太林彩美女士(右一)由女兒戴興夏(左二)陪同,在日本料理店接受本平台編輯陳淑美(左一)和郭以涵(右二)訪問(2023/10/28)。之後戴師母提到一千年前是日本的彌生(yayoi)時代 ,日本人也叫三月為彌生,因此料理店的店名「彌生軒」是有掌故的;編輯們訪談兼學日語及日本文化,還大啖美食,很「超值」。
圖 戴國煇老師的太太林彩美女士(右一)由女兒戴興夏(左二)陪同,在日本料理店接受本平台編輯陳淑美(左一)和郭以涵(右二)訪問(2023/10/28)。之後戴師母提到一千年前是日本的彌生(yayoi)時代 ,日本人也叫三月為彌生,因此料理店的店名「彌生軒」是有掌故的;編輯們訪談兼學日語及日本文化,還大啖美食,很「超值」。

系列其他單元:12

文/陳淑美
圖/陳淑美提供

跟戴國煇師母林彩美認識這麼多年,但從來沒有想過要好好訪問她。之前無論是編《戴國煇全集》或是協助戴師母將戴老師的藏書捐給中研院,跟戴師母工作或是聊天時,重點常常都是戴國煇老師。

一直到民間史料數位平台開始營運,想到1937-1949的年代,那不就是1933年出生的戴師母經歷過的少年時代嗎?也多虧政大新聞系郭以涵同學的協助,才得以很快地將戴師母的少年經歷,以及戰後她在日本生活的生命史完成。

訪問戴師母,的確是很愉快的經驗。一方面是耄耋之齡的戴師母記憶力強,又非常健談,訪談過程,中日文交雜的用語及故事,反映她的時代,也顯現她強悍的生命力與人生追求,對以涵跟我來說,聽戴師母說故事,宛若在翻讀一本經歷二戰時代女性的奮鬥史。

我們追隨戴師母的述說,從通霄庄小柑仔店舖的小女孩,到彰化「刺牙牙」的高中生,到台中初識戴老師,如花綻放的大學青春,一直到東京,放棄東京大學博士學位,成為輔佐夫婿,專治廚藝的料理大師。戴師母人生過程不能說是高潮迭起,但比起同時代的女性,的確非常酷炫。

跟戴國煇老師接觸過的人也許都知道,旅日近四十年戴家夫婦「不媚日、不仇日,但求知日」、「堅持與日本人平起平坐」的民族氣節,這反映在戴家的家庭生活是:戴家夫婦雖然在日這麼久,戴老師也曾在日本立教大學等學術機構任職,但卻絕不入日本籍,即便戴老師因在東大時組織中國同學會,戴家夫妻雙雙被列入黑名單,護照無法延期,無法回台,也沒有動搖過要改變國籍。

甚至於戴家的幾個孩子:興宇、興寧、興夏,也在父母親的影響下,一直持有中華民國護照,直到在戴老師過世多年後,居住在海外的兄弟才稍稍動搖。

猶記訪問時,戴師母談起她在日本殖民台灣時代,念小學時都需唱《君之代》(君が代)的日本國歌,這激起陪伴師母採訪的女兒興夏回想起幼年的傷痛往事。興夏說,小時候在東京念日本小學,音樂課本裡會有日本國歌的歌詞跟曲譜,且課程需要,需在家練唱,但每當在家練習唱日本國歌,就會討來母親一陣斥喝「不要唱日本國歌,你要知道你是中國人⋯⋯」。戴家「民族精神教育」可知。

多麼開心,戴師毋須再多做民族精神教育了,隨著戴老師的腳步,戴師母在1996年後回到她鍾愛的故鄉台灣,且在照護長者照顧得很好的社區過著充實的日子,在日本長大的女兒也嫁了一位台灣郎,終究「落葉歸根」在台灣了。

祈願戴師母跟日本的「金婆婆、銀婆婆」1一樣,可以永遠元氣飽滿,長命健朗,能再跟我們講更多屬於那個年代的有趣故事。


注解

1金婆婆、銀婆婆是日本百歲高齡的代表人物。出生大日本帝國的愛知縣,舊姓矢野,一度是金氏紀錄記載的「人類史上最長壽的雙胞胎」,且由於兩人百歲高齡仍保有健康身姿,被許多日本民眾認為是「理想的老後像」。


系列其他單元: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