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麗的一環 -孟憲光開封女師的讀書歲月

52
圖一 孟憲光的少女時代。
圖一 孟憲光的少女時代。

本文摘自孟憲玲女士編輯之家族刊物,《我們的報》。

【孟慶玲家族的兩岸故事】系列其他單元:0編按1-11-22-12-234


文 /孟憲光

這世上什麼最快?我想是人的「思念」最快吧?佛經裡說:一念有九十刹那,一刹那有九百生滅。短短的數分鐘内,我可以清晰的憶起往事,數十年的往事,一幕一幕歷歷如在眼前。

那年(民國二十七年)我和哥哥嫂嫂們住在豫西的石佛寺,某日,我徒步到九十里外的南陽,去領取淪陷區小學教員補助費。歸來時,在鎮平邂逅老同學趙眉武,她比我年長,邀我一起去考開封女師

短短的數日,我請哥哥的朋友劉一山教授幫我補了兩天數學,其他就聽天由命了。我無從準備起,既沒書,又沒時間,就這樣進了考場。好在我已算考場老將,安陽縣立二小畢業時,曾經過縣教育會考;初師畢業時,又經過省教育所的統 一考,早練就過關斬將的本領。

考取開封女師,每月六元津貼

每次考完,總會收到一張用朱砂筆寫名字的大黃紙,就像古時中舉那麼光榮。這次居然也讓我考上了開封女師,太令我高興了,這樣我又有學可讀了,於是便和趙眉武一起進入女師。

中日戰爭前,女師要經過兩次考試,一次考取了還要複試,有人就在複試中落榜,可見每月六元的小津貼,不是輕易可得的。我剛進去時每月仍是六元,後來同學自己「管伙」, 每天派人買菜、監廚,大家輪流做,上課時間也得去,不可賴賬。這樣每月還剩二元,有人把錢拿回家,不無小補。

每日三餐有菜、有湯,葷素都有,吃得相當不錯。黃豆芽湯是大家最愛吃的,那滋味我仍記得。每次吃飯都有老師陪吃,大家都站著吃,連老師也不例外。

每天我認真的上課,欣喜自己的上進。校長劉海朋先生提倡同學們週六下午外出自由活動,由級任導師率領,或登山、或遊水、或郊外走走,總之要讓頭腦休息一下。校長的訓話也很特別,他說過:一日為師,更為母。既然為師,何不當個好老師?既然為母,何不當個好母親?他還說過一首歪詩:「日風打浪頭,明月照高樓,只知河中水,⋯⋯」可惜第四句想不起來了。

民國二十八年五月,日本人逼近南陽,學校西遷到夏館,這是個盆地。教育所早有準備,蓋了數百間的草房,牆壁是用泥土堆的。記得在牆上用力插根筷子就可以掛衣物,窗與門都沒有防蚊設備,同學們極易染患瘧疾。

開女師、開高、開初中,人稱是:美人坡、英雄嶺、妹妹窩,三校鼎足而立,因地勢關係,這倒也不假。女師旁邊是山,下邊是河,剛開始每日用河水洗臉、洗澡 、洗衣,後來才蓋了浴室,室內有幾個大方池,全班一起下,非常熱鬧,有人害羞,從來不肯脫內衣。

每天晚上七時要上晚自習,由導師點名,常有人不到。校長下令工人打「下山鐘」 ,起初大家好奇,急忙從山頭上跑下來問:「什麼事呀?」工人說:「先生們下山上晚自習了 。」從此之後每當晚飯後,同學們都拿著小板凳上山欣賞美麗的紅葉、碧綠的草地,聊天說笑,等「下山鐘」響起,便紛紛走向教室,倒是很管用。

圖二 民國三十二年元月二十七日,孟憲光和王庭楨在洛陽拍了結婚照。
圖二 民國三十二年元月二十七日,孟憲光和王庭楨在洛陽拍了結婚照。

成績好,上課打嗑睡免罰

我很用功,但常抵抗不了打瞌睡。某日上物理課我又陷入昏睡的掙扎狀態,恍忽間聽到焦老師說:「讓她睡吧,她太睏了。」老師實在很疼我,或許是因為我物理從沒下過九十分吧。

開封女師的歲月是我一生中最美麗的一環,那些恩情與慈祥的面孔,我永遠記在心頭。記得教務處有位白髮長者,某日我從他面前走過,他喊我:「來來來。」我走了過去,他拿針和棉花幫我把眼皮上的腫瘤挑破,再貼起來。他不認識我,我也沒求他,這種主動助人的仁慈精神,多麼令人感動。

那人稱「老媽媽」的張巨杉老師,成天笑哈哈地,每次中秋節她都請同學吃三角形的月餅,就是大家分而食之的意思。級任導師的水餃也令人懷念,加上師母是我們本屆同學,相處更是融洽。

杜老師的悠悠講述,一學期講了一篇「離騷」,他時常訓話要我們堅強,要多認識交往的對象。教教育心理學的魏輝庭老師,常誇我筆記寫得整潔、齊全,期末還特地把我的筆記留了下來。甚至畢業要結帳時,訓育主任沈方舟先生告訴我,我因為品學兼優特免結賬,實令我受寵若驚,其實我不聰明,只是很用功罷了。

記得某次登山,同學秦勤滑入深潭中,雖有一位開封高中的同學「英雄救美」,但仍徒勞無功。看著同窗好友的死,大家都哭了好幾天。

另外,方玉蓮的被開除,也驚動了全校。因為女師有項規定:「擅自外宿者開除。」方玉蓮因與她未奉父母之命而婚的丈夫同住,才外宿,但未經請假,所以事情鬧大了。她成績很優秀,作文尤其突出,許多師長替她求情,最後才得以「留校察看」畢業。但那負心的璋,竟從此不知去向,方是個堅強的人,抗戰勝利後,我在洛陽見到她,依然是迷人的眼,盈盈的笑。

雨後的山坡,會長出一層層似木耳的黑色東西,叫作「地出律」,可以炒來吃。所以每當雨後,同學們紛紛上山去摘採,再交給大廚房的伙夫去炒;另外雞蛋很便宜,我們買了蛋,用紙包好,浸到水裡,再移到大伙房的爐燼下,等聽到「啪啪 」幾響,那蛋就可以吃了。這都是遙遠的美麗回憶。

還有那小記者的追求,講師的請婚,都已是過往雲煙。青春的往事如朝霞般豔麗,但我年輕的心只想去教書,為哥嫂減輕負擔,並且還有個美夢,想繼續去讀大學。那年的我是那麼的年輕,我深信展現在眼前的,必定繁華如錦。

四十年光陰倏然流過,寫此文時,我已屆老年,丈夫兒女都卓有成就,我那停滯多年的心願又再度活躍起來,我多想再去當個老學生啊。


【孟慶玲家族的兩岸故事】系列其他單元:0編按1-11-22-1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