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連結】父親酒後才講的空軍「家事」:內戰時期的空憲衝突

🔗 時代連結:那些年,那些事,為何如此

68

文/廖文瑋,廖文瑋編輯

內戰時期的空憲衝突

現今有許多文章將「濟南虎狼斗」描繪得繪聲繪色。1然而這場空軍與憲兵間衝突的史料不多:〈蔣中正手令周至柔詢問濟南空軍憲兵毆鬥死傷人數並飭嚴查懲處以肅紀律及辦理情形〉這份文件,有提到濟南發生空軍和憲兵的衝突,並造成死傷。蔣介石對此手令:「濟南空軍與憲兵之毆鬥,據報,竟死傷數人,為何空軍紀律如此,希即切實根究負責人員嚴懲,以肅紀律。」2發令時間為(1947年)1月18日。同年2月20─23日爆發的萊蕪戰役期間,第2綏靖區司令王耀武萊蕪會戰期間給蔣介石的報告中也提到空軍偵察情形,但從中無法看出這和空軍罷飛、乃至於與李仙洲部全滅有直接關聯。3

不過在當時,中國各地的「虎狼斗」不少見於報端。如《和平日報》在1946年12月29日報導上海市南京路上發生的軍警衝突,其原因正是警察想要制止與路人發生衝突的便衣空軍,反遭周遭空軍開車擄走。警察鳴槍示警,攔下其中一輛卡車,並同加入衝突的憲兵一起逮捕其中的空軍士兵35人審訊,衝突中互有受傷,且雙方被捕人員經交涉各自帶回。4

圖一 南京路軍警衝突的報道(〈南京路軍警衝突 空軍帶人警察開朝天槍〉,《和平日報》,1946年12月29日,第四版,台灣新聞智慧網)
圖一 南京路軍警衝突的報道(〈南京路軍警衝突 空軍帶人警察開朝天槍〉,《和平日報》,1946年12月29日,第四版,台灣新聞智慧網)

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武漢,《大公報》在1947年9月21日的一則報道稱:“十八日傍晚,漢口羅斯福路之憲兵一度因檢查行人,與路過之空軍翻譯官周揚聲發生龃龉,曾將周拘押毆打,曾引起空軍方面之不滿,幸調解迅速,未致另生枝節。”隔日的報導中,空軍第四軍區司令羅機安撫了意圖報復的空軍將士,可隨後也對憲兵表達了不滿,“憲兵非禮侮辱空軍軍官,此為第六次”。 5

同年10月19日的《和平日報》則報導深夜的京滬線上,三名空軍在頭等車廂無票乘車,同三名憲兵衝突。憲兵即令緊急停車,急剎車導致第11次特快列車二等車廂連結器斷裂,所幸沒有造成事故。不過列車只得折回鎮江西站,將損壞車輛調出,並誤點了55分鐘。6

國共內戰時期,國軍內部不僅因為派系林立導致互有隔閡,軍種之間更因培養的方式不同而衝突不斷,尤其是憲兵、警察和空軍。7當時的空軍大多是百裡挑一的人才,大多有豐富的留洋經歷,回國後也享有優待,自視甚高;而憲警擁有執法權,在地位上不遑相讓。在當年鬆弛的軍紀下,一些橫行霸道的士兵狹路相逢,誰也不服誰,進而發生衝突就不難預見。這般亂象,或許未對明面上的戰局造成影響,卻難說沒有失去民眾對軍隊的信心。


注解
1如鳳凰網:〈1947年濟南國民黨空軍與憲兵衝突 動用機槍〉https://news.ifeng.com/history/1/midang/200806/0623_2664_611334.shtml 等。
2〈—般資料—手令登錄 (四)〉,《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2-080200-00555-011。
3因描繪「濟南虎狼斗」文中稱空憲衝突的起因乃是空軍人員意圖逃票看電影《八千里路雲和月》而與憲兵發生衝突。結尾則提及空軍在2月的集體罷飛行動造成了空軍坐視李仙洲部5萬人全滅。
4〈南京路軍警衝突 空軍帶人警察開朝天槍〉,《和平日報》,1946年12月29日,第四版。
5〈憲兵拘打空軍人員 調解迅速未生枝節〉,《大公報》,1947年9月21日,第七版;〈漢市多事之秋〉,《大公報》,1947年9月22日,第二版。
6〈空軍無票乘車與憲兵衝突京滬快車誤點〉,《和平日報》,1947年10月19日,第四版。
7警察與憲兵之間也發生了許多衝突,最著名的如上海金都血案,此事甚至造成無辜平民的傷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