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隱藏半世紀的日本細菌部隊

176
圖一 2017年8月13日,日本二戰戰敗紀念日的前兩天,NHK電視台首次播放了自製的特別紀錄片《731部隊の真実~エリート医学者と人体実験~》,將細菌部隊如何利用中國和蘇聯人民,進行秘密人體實驗、研發細菌武器的罪行揭露無遺。(翻拍自NHK WORLD-JAPAN臉書)
圖一 2017年8月13日,日本二戰戰敗紀念日的前兩天,NHK電視台首次播放了自製的特別紀錄片《731部隊の真実~エリート医学者と人体実験~》,將細菌部隊如何利用中國和蘇聯人民,進行秘密人體實驗、研發細菌武器的罪行揭露無遺。(翻拍自NHK WORLD-JAPAN臉書

編按

抗戰期間日軍的「731部隊」──即是本文所指的「細菌部隊」,1是一個被日本及美國政府刻意隱瞞了半個多世紀的極機密。但即便不算死於生化攻擊的無數中國軍民,估計當時在細菌部隊的所謂「科學實驗」中慘死的中國人、朝鮮人、俄國人以及盟軍戰俘,也有約一萬人。

這個1940年代的機密一直到2002年,東京地方法院在判決中國受害者及家屬提出的訴訟案時,才暴露出來。這是日方第一次公開承認細菌部隊(又稱731部隊)的存在,及其在中國進行的生物戰行為。但是細菌部隊的樣貌,卻是又過了15個年頭,直至日本公共電視台NHK(日本放送協會)先後播放了三部紀錄片之後,2才算是比較完整的呈現在世人眼前。

然而細菌部隊的故事並沒有隨NHK的披露而結束。細菌部隊主事者在戰後受到的特殊待遇──甚至可以說是「禮遇」,引起了更多研究人員的關注和興趣,而本系列專文的作者姜書益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作者姜書益是一位受過完整語言以及外交理論與實務訓練的職業外交官3別號是「台灣最瞭解俄羅斯的人」。在長達35年的駐外生涯中,他曾經被派駐在新加坡和美國,但是時間最長的,還是在俄羅斯的九年。我國在俄羅斯辦事處的開館任務,即是在姜書益手上完成的,他由辦事處的政治組長一直作到駐白俄羅斯副代表退休。但是姜先生不僅僅是外交官,他也是一位從未放棄研究的「素人學者」。無論是在學或在職,他都不放過任何珍稀史料;而他的俄語造詣,又替他開拓了別人所無法探究的研究領域。

上述背景解釋了為什麼姜代表能夠一窺俄文資料中所透露的細菌部隊經緯。但是細菌部隊這個題目又是如何走入一名外交官視野的呢?一切都可以歸於巧合。1980年代,姜書益在佛萊契爾法律外交學院讀書時,常常去逛哈佛大學附近的舊書店。一天他在書店看到一本蘇聯共產黨講日本二戰細菌部隊的書,第一眼他覺得內容荒誕不可信,於是沒有買。但是未久他竟然在台灣的報紙上看到多篇討論日本細菌部隊的文章,他醒覺到這本題為《前日本陸軍軍人因準備和使用細菌武器被控案審判材料》(Материалы Хабаровского процесса,中文譯名簡稱「審判材料」)的書並不荒誕,於是才趕緊去買來細讀。

讀完「審判材料」後,姜書益雖然對書裡描述的內容有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並沒有繼續鑽研這個題目,直到他又在《中央日報》上看到一篇由梁淡雲根據日文資料寫的,關於「特扱移」的文章。「特扱移」是日文,俄文資料譯成「特殊輸送」,就是731部隊把人送到細菌部隊的基地去「處理」的經過。因為剛好姜書益手邊也有一些這方面的俄文資料,於是他根據俄文資料也寫了一篇關於「特殊輸送」的文章,刊登在《中央日報》的副刊(單元二〈輸送「活體實驗材料」──由「特扱移」談日本細菌部隊〉為此文修改版)。

文章刊登出來之後,他頗意外地收到許多人的來信,其中包括美國華人學者吳天威和日本專家台大教授許介鱗。在互相交流之下,他得知更多這方面研究,對於細菌部隊歷史的獨特觀察與分析角度,也逐漸成形。但是對於一位非學院的研究者來說,有些文稿之得以完成,仍然充滿「機遇」的成分,其中單元三的〈細菌戰「查無實據」?──東京與伯力軍事法庭的戰犯審判〉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這個題目起於報紙上一則有關美國政府與細菌部隊私下利益交換,以實驗資料換取部隊成員自由的報導。看到這則報導,姜代表想起曾經在外交部的閱覽室看到一本題為《陸軍遣俘紀錄》的書,上面就記載何應欽曾經發出一通電報,要求空軍派機將我國政府關押在南京的細菌部隊犯人送回東京;書裡連這個人怎麼拿中國人的腦子作實驗都寫得很清楚。

圖二 董彥平。<sup>4</sup>
圖二 董彥平。4

內戰期間,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東北行營副參謀長兼任駐蘇聯軍事代表團團長董彥平在共產黨圍攻下,被迫跟隨俄國人撤往伯力,到海參崴,再回到上海。董彥平的檔案就提到細菌部隊的資料。原來蘇軍佔領東北前,天皇的堂兄,關東軍作戰課副課長竹田宮(任何人要去細菌部隊都要從他這裡借還通行證)曾經特地通報細菌部隊趕快離開,匆忙間細菌部隊把實驗時的人類肢體標本丟入松花江,再將感染了炭疽病或鼠疫的動物「放生」,任由他們四處流竄之後,才坐火車從朝鮮半島回到了日本,當中包括細菌部隊的頭子石井四郎。細菌部隊平安回家,他們炮製的細菌卻在東北到處滋生肇禍。為此俄國人寫了很多戰地照會給董彥平,通知國民政府哪裡有遺留下的細菌,要求派防疫部隊消毒。董彥平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

東京審判結果出爐後,俄國人還要發起伯力審判,就是因為美國人在東京審判從中作梗,說細菌戰查無實據,拒絕討論細菌部隊的罪狀。所以東京審判時,俄國人讓溥儀和一些細菌部隊的人去東京法庭上作證,但要求他們在審判結束後立刻回蘇聯接受伯力審判,就是這個原因。至此,何應欽收到電報的源由,也大白於世。

本系列推出的前二篇專文(單元1-1至單元二),都是作者增補修訂在早前發表的文稿而成,而第三篇則為新著。這些專文充分顯現了作者的獨特書寫觀點,以及他在收集與運用史料的靈活度。(汪琪)


注解
1又稱731部隊,也是舊日本帝國陸軍關東軍防疫給水部本部的通稱號
2這三部紀錄片是《731部隊的真相:精英醫者與人體實驗》,包括731部隊認罪的錄音資料以及多名日本醫學界權威專家涉入人體實驗的情形;以及分為前、後兩篇的《731部隊》。
3中國文化大學俄語系畢業後、取得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及美國佛萊契爾法律外交學院兩所著名的外交人才培訓學府碩士,並且在1994年進入俄國國家科學院東方研究所博士班就讀,惜因工作關係未能完成博士學位。
4(編註)此圖由姜書益先生提供,出自董彥平,《蘇俄據東北》(中華大典編印會,台北,民國54年12月再版)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