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官與國小師生的奇特合影

83

1982 年羅大祐的創作〈童年〉,道出戰後嬰兒潮這一代人的心聲;但遠在彰化縣田中、溪州鄉的兒童,還多了一樣〈童年〉裡所沒有提及的把戲——玩火藥。

圖一 1948年溪州國校連瑞金老師(後排右)與一位砲兵軍官(後排左),加上 5 位學生 的合照。為什麼學生們左手指著噴水池中央的鯉魚?已不得而知。至於怎麼會出現這位 中尉軍官?乃是當年溪州的鄰鄉田中,有一處砲兵基地。
圖一 1948年溪州國校連瑞金老師(後排右)與一位砲兵軍官(後排左),加上 5 位學生的合照。為什麼學生們左手指著噴水池中央的鯉魚?已不得而知。至於怎麼會出現這位中尉軍官?乃是當年溪州的鄰鄉田中,有一處砲兵基地。

文/連一周撰寫,汪琪編輯
圖/連一周提供


在父母親珍藏的老相片裡,有一張 1949 年父親連瑞金在彰化溪州國校任教時, 和五名學生的合照

那年代師生合照很平常;這張相片比較不尋常的,是每個學生的左手都指著噴水池中央的鯉魚雕塑,而且後排左邊還站著一位年輕軍官。學生們為什麼都指著鯉魚已經無可考,但是為什麼師生拍照會無端出現一位軍官,倒是有合理解釋。

當年溪州的鄰鄉——田中,有處砲兵營地。1948 年間大量國軍部隊進駐,但原基地營房不夠住,便借住溪州國校教室。晚上,士兵拼起課桌椅充當床睡;翌日晨, 灑掃庭除還原教室,退到運動場上出操、擦拭保養重砲裝備。

那時短期駐紮溪州國校的砲兵,另有一位周姓少尉常上金源利布莊走動,和老闆周金來成了朋友;即使部隊離開了,他仍常去作客。周金來看這位軍官為人忠厚,曾經想招他為女婿。由於彼此都姓周,鄉人聞知者多有反對,但周老闆並不以為意,認為他來自河北,與溪州周家不一定有血緣關係。最後雙方雖然沒有結成親, 周少尉仍然娶了一位當地女子,成為溪州女婿。

部隊的出現不只影響男女姻緣,也為溪州國小學生帶來課後娛樂。那時學童放學後,很喜歡到附近一處空地撿拾火藥。這塊不起眼的荒地四周長了些牧草,沒有稻田。下雨後,坑坑窪窪的泥濘地面上,一粒粒沒燒盡的黑火藥像 2B 鉛筆芯,浮上水面,隨手一撈就收獲一大把。學童們拿著黑火藥到教室炫耀,這下子,課後更多的小朋友蜂擁而至。他們將火藥堆在一起,劃上火柴,轟的一聲,黑火藥燃燒,冒出濃濃的硝煙、豔綠色的鬼火迷漫空間。頑皮一些的,還想出電視裡紅 番圍攻「西部」拓荒蓬車的劇情:先用糖吸引一堆螞蟻,再用黑火藥把螞蟻團團圍困在中間。

圖二 黑火藥(來自維基百科)
圖二 黑火藥(來自維基百科

當時學童不知道這「荒地」就是砲兵射擊場、包括如 105 吋口徑榴砲和迫擊砲的 「臨時砲位」。每次演練,砲彈彈著點瞄準的都是濁水溪流入二水、林內河床上的岩石。靶子呢?是面插在岩石堆的紅旗竿。實彈射擊時,在二水、林內河道遠處的「觀測官」,用望遠鏡看彈著炸點,回報給田中的砲位,再修正遠彈、近彈,完成砲兵訓練。

由於部隊開入射擊時,週邊都有維持安全的警察,管制各路口。實彈射擊課目完成後,砲兵很快撤離; 因此結伴去荒地的學童從來沒看到轟隆的火砲身影。但是有些大口徑榴砲,彈頭後要裝填火藥包,隨射擊的距離越遠,裝入的藥包就越多,可能有一些沒擊發完全的藥包散落在地上,粒粒的黑火藥就被學童發現了。

回過頭來看那張軍官和國小師生的合影,五名學童手指著水池的鯉魚彫塑,彈道學專家姜開選先生認為就是砲兵連長在教導學童射擊原理:他們的身體比擬作火砲,手指伸直代表砲管,而沒噴水的鯉魚頭,是想像中的靶子。

當初相片中的五名學童究竟是不是把鯉魚頭當靶子瞄準?玩過火藥的溪州國小學生長大後又會不會醒覺到這種「娛樂」的危險、甚至為燒螞蟻而懺悔?我們沒有答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應該很難忘記當年燃燒火藥的刺激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