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溪州賣電影廣告的老兵「蝦猴春仔」

66
圖 二戰後在彰化溪洲替電影院打廣告的台籍日本老兵蝦猴春仔。
圖 二戰後在彰化溪州替電影院打廣告的台籍日本老兵蝦猴春仔。

文/連一周撰稿
圖/藍靜義繪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彰化縣溪州鄉許多沒戰死異鄉的臺灣人日本兵(軍伕),陸續回到家鄉;獨臂老兵蝦猴春仔是其中之一。

60年前臺1線南北縱向的省公路,是臺灣的經濟大動脈;貫穿溪州鄉中央的瓦厝村,也沾上了點熱鬧。臺1線進入瓦厝村後,沿路兩邊夾道有天后宮、溪州鄉公所、鴨蛋麪攤、相舘、肉丸店、擇日館、協合醫院、金源利布莊、溪州旅社與各類商家;其中有弁「宏德剃頭店」。

更早的1940年代,被選中充當臺灣日本兵的壯丁,會上剃頭店刮個大光頭。老闆夫婦理髮技術精湛,不會將客人剃得頭皮出血。那個時段,老闆夫婦從不收壯丁們的錢,他們會嘆氣的拍拍彼等的大光頭說,「你們這一輩的『孝廉』ㄟ⋯⋯唉!真可憐。你要平安回來呦。」

壯丁們剃光頭後,走幾步就到了「南光寫真館」,拍一張從軍前的黑白照片,留念在人世間。他們是否安抵菲律賓戰場?還是運兵艦在巴士海峽中途,就遭美軍擊沉?不得而知。

1944年美軍放棄攻佔臺灣,先打菲律賓;臺灣幸運的逃過戰火波及,但日軍急需兵力補充,許許多多的臺灣「蝦猴春仔」登上運兵艦開赴戰場。在雷伊泰島、與多處陣地激戰。 戰鬥中蝦猴春仔雖然失去右臂,但傷癒後尚幸運的平安回到溪州。

不知道為什麼,鄉人喊鄭輝「蝦猴春仔」。他為人低調終身未娶;返鄉後,在溪州鄉「百姓公廟」前方的國有地,自己搭了一間違章小屋棲身。因為殘疾沒能找到好工作,唯有靠著為戲院宣傳的微薄工錢度日;工作之餘喝上兩杯,醉夢裡不覺天明。

問起戰後出生的四年級這一代鄉人,談起來竟都還能講得出獨臂阿伯的大名,乃是因為他為溪州戲院、東方戲院宣傳電影片,常騎著腳踏車沿路喊:「今天啊!戲院演出「紅巾特攻隊」,大家趕快來看呦⋯⋯。」

他的「擴音器」僅僅是一支自製的鐵皮喇叭,但獨臂阿伯如洪鐘般的聲音,總能一分不差地鑽入人們的耳朵:包括『紅巾特攻隊』、與馬龍白蘭度、高美以子主演的『櫻花戀』,這些以1950年韓戰為場景的電影,就因為當年鄭輝來來回回的「廣播」,令鄉民記到今天。

二戰尾聲,究竟有多少臺灣日本兵開赴菲律賓戰場?多少體格棒、視力優的年輕人被選為「神風特攻隊」飛行員?出征的總共多少人,又有多少返鄉者?這些問題我都沒有答案,記憶裡只有這位因戰事受傷的獨臂阿伯。

【謹以這篇小文,紀念溪州人物——鄭輝先生。】